第6章 刑场绝音(一)(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在苏白芷的记忆里,苏青蓝一直很正常,只三年前,脑袋撞树之后,她就一下子不正常了,不仅啥都会了,还时常在暗处面露狰狞地看向苏白芷,太过浓郁的怨气,苏白芷又比较敏感纤细,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再之后,苏白芷发现自己做什么都会落入苏青蓝的算计之中,可根本无法反抗,苏青蓝简直是神算子,苏白芷只能看着一步步被逼到绝境:名声烂大街,被城阳王厌恶,被赶出家门,被抓,被严刑拷打……

咳,说起来,怎么这么像传说中的复仇桥段?

不想这些,被解开绳子的唐绝接过那琵琶,不用感谢苏青蓝,在死囚临死之前,给他们个发表自己胸中感言的机会,本就是应有之义。

旁边的百姓还在凑热闹,也有一直叫唤着要苏白芷不要磨蹭,既然逃不掉,就不要拖延时间的。

确实,苏白芷的罪名,看起来已经证据确凿了。

皇帝被西羌人刺死了,官兵四处搜查刺客,当时苏白芷正被逐出家门,小住尼姑庵,不幸的是,尼姑庵里搜出了带着武器的西羌人,更不幸的是,旁边苏白芷的卧室搜出西羌风情的荷包一个……显然,苏白芷与西羌人有勾连!本着宁肯错杀也不放过的原则,苏白芷理所当然被严刑拷打了,画押了。

苏白芷当然是冤枉的,那决定性的证据——荷包,不用想就知道是苏青蓝塞过去的。至于画押……此时唐绝已经想起来那押是怎么画的,苏白芷知道那罪名死都不能认,是某狱卒生生把苏白芷的手腕子掰折,强迫她画的。

不用想,又是苏青蓝——重生的苏青蓝知道西羌人何时来大楚,也知道他们将行刺皇帝,特地忽悠苏白芷住在西羌人的落脚点附近,再引导一番,把苏白芷当做他们的同伙一锅端掉。

至于苏家……苏青蓝早就准备好了,苏白芷早被赶出家门,和苏家无关了。

其实……唐绝想,以苏青蓝现在的身份地位,要杀了苏白芷,完全不至于搞得这么复杂,随随便便派个人一刀砍下去,不就行了?可她偏偏选了这最麻烦的一种,其中缘由,从这次观刑也许可窥一二——苏青蓝不想苏白芷死得这么便宜。

不想这些,现在唯一重要的是活下去,以后有时间在收拾苏青蓝。要活下去,必须立即洗刷通敌叛国的罪名,哦,还有那荷包,嗷,还有那已经画了的押……

嘶——唐绝在心里扶额,要了老命了!

手指轻轻掠过丝弦,清脆悦耳,质量不错,轻轻调试,回溯苏白芷的记忆,嗯,很拿的出手的技巧,比唐绝自己的,要强上一百八十倍。唐绝也没忘了趁着这几声拨弄,催眠这具身体的痛觉神经。

手腕,被唐绝以不甚熟练的手段胡乱一掰扯,一阵咔吱咔吱的声音……似乎是好了。

虽然额头上很明显冒出细细密密一层冷汗,但唐绝根本没觉得疼,而其他人……从此起彼伏的抽吸声中,唐绝相信他们倒是感同身受了。应该是无法想象苏白芷竟能忍受如此剧痛,尤其,在他们心里,苏白芷还是一个娇娇嫩嫩,柔柔软软的大家闺秀。

唐绝还记得不要表现得太怪异,死死咬住牙齿做强忍状。

这下子众人觉得自己明白了,苏白芷迫切地想要弹些什么,意愿之强烈,竟使她将如此剧痛生生忍下!

苏白芷,人如其名,是一朵小白花,小白莲,一张小白纸,清隽秀丽,出尘脱俗,心地善良单纯美好,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可这三年,苏白芷白莲花的形象已经被苏青蓝毁得一干二净了,所有人都知道,苏白芷的那些温柔善良都是装出来的,其内里之肮脏狡诈,不比地上的泥土干净一点儿。

她想做什么?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苏青蓝唇角上扬期待着苏白芷的垂死挣扎,城阳王则冷面神一样站在那里毫不动容……军神嘛,生啊死的见多了,在苏青蓝嫁给他之后,先知的能力极其超然,城阳王已经把全天下的兵权捏在手里了!

苏白芷费力试试手腕,还能翻转。

努力直起腰背,屈膝坐起,琵琶置于膝上,手按丝弦,有鲜血直流而下,很快,染红了纯白色的麻衣……

看起来就好疼的样子……众人抽吸一声,可他们眼中的苏白芷却像是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完全,忽视了周身的一切!

应该是疼的吧,没见,脸色已经比纸还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