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刑场绝音(二)(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四周寂静如初雪。

纤长手指轻拂而过,苏白芷微微垂下眼眸。

鲜血染就桃花,秋日乌云遮天,云层中倾泻的天光,为白色麻衣镀上一层金边,桃花朵朵绽放,三千青丝随风轻扬,和着苏白芷沉静下来的眼眸,唇边似有似无的浅笑,凄极美极艳极,连早早心如铁石的城阳王都是一怔。

她微微偏侧的脸颊,睫毛那么一颤,像极了江南水乡来的羞怯佳人。

琵琶声起,清清脆脆如玉石崩落,如倾如诉滑入耳畔,竟透着欢欢快快的味道。

一幅画卷在众人眼前缓缓展开:惊鸿一瞥,油纸伞,墨香书,素色手帕,微扬的眉梢,擦肩而过的淡淡香气,朦朦胧胧的雨水,冰凉的指尖……这分明讲的是一男一女的相遇!

在这么一天,或者那么一天,一个女子,遇到了心上人!

懂的不懂的都会心一笑,沉浸在这琵琶声里,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听明白,为什么能看到,可,就是明白了,就是看到了!

城阳王心中一窒。

琵琶声还在继续,节奏却渐渐慢了下来:鸿雁往来,素色花笺,素白纸上勾勒的轮廓,羞红的脸颊,柔柔浅浅不愿相信不愿承认却压也压不下的笑意……这……这是相交……

再之后急急切切迸发如火!你,你,你你你!我,我……头低到不能低,扭头嗔怪,炽热如火的眼眸,滚烫的掌心,荷包,发簪,暖玉,宝剑,紧抿的唇,红煞了的耳际……这是,相许!

再之后轻抹慢挑情切切意缠缠思悠悠恨悠悠,不舍,牵扯,一步三回头,大声许诺!白底垂柳,月如钩,空寂西楼,天边鸿雁,望不到尽头的京道,悄悄抹去的泪珠……这是,相离!

再之后,再之后……

猛烈如铁石相击!

躁动如雷,嘭嘭嘭的战鼓!

希望与绝望相交,黑压压铺天盖地的阴霾,无望的嘶吼,破碎的旌旗,带血的残阳,断裂的刀枪剑戟!

所有人不敢置信看向低眉浅笑轻撩几下,复又遥望西方恍若离魂的苏白芷,一滴滴鲜血随弦而落,她眼里浓到化不开的忧伤,一种几乎压得人心颤的悲怆……

那真的是——战场!

那是,充斥着死亡与阴霾的战场!

城阳王整个怔住,他不明白为什么就确信了那是战场,为什么他能听懂这琵琶声中的每一个含义,为什么能明白那是战场特有的感觉,为什么感觉那琵琶声里的一切都在眼前发生,但战场……

他以为苏白芷弹奏的是他们之间的故事,虽有感动但也不深,因为他不会在同一个坑里栽倒两次,他是做大事的人,一段失败了的感情在他心里算不了什么,弃了就是弃了,苏白芷再如何也与他无关了,但!

但,一直在京都争斗,战场,他还没来得上过一次。其实苏白芷说的不是自己吧……

城阳王突然这么想了。

他的眼睛也看向西方,骤然一凝。

难道……!

琵琶声仍在响着,其实她一直弹得不快,只是太多的声音画面在人们耳边眼前脑海里闪过,觉得很快罢了,低低欲诉的弦音,缓缓淌下的鲜血,别弹了,别再弹了,疼不疼,痛不痛!

然而苏白芷还在继续,人们清楚看见她苍白肌肤上的鞭痕,顺着手臂,指尖淌下的鲜血,指尖发乌,十指连心,每一次触弦都是剧痛,她不疼么……

最后的画卷终于展开……

刀与斧,痛彻心扉的呐喊,缓缓倒下的身躯,费劲力气却也睁不开的眼睛,染了血的荷包,向东伸出的手,无力滑落的指尖……

黑漆漆,惨淡淡,一片虚无,扯到魂魄中的疼痛感,渗到骨子里的寒凉!不见,再也不见!

越来越多的人紧咬牙关,一滴一滴眼泪啪嗒啪嗒落下脸颊来。

……他死了。

那人死了!

那个暖融融笑着给她髻侧插上玉簪的人死了!那个笑吟吟说着再一个春天我会回来的人死了,那个在寒冷冬日只用一句话就暖了她整个心肺的人死了!

那个一想起来就揪得她心肝肺疼的,打也打不得骂却舍不得的人死了!

身上再疼如何比得上心疼……他死了。

再回不来了!

……苏白芷琵琶声忽止。

满场怔愣,一大片人呜咽呜咽无语,接着,有一个就有两个,有两个就有三个,有三个就有无数个,无数人一同大哭起来……

你为什么死了,天上人间独留她一个……

你如何忍心?!

你怎么……舍得?

她在受苦,在被众人诘难,孤孤单单背负所有,你都不知道!

如今她也要死了……

苏白芷沉默不语,只任鲜血直流,眉头也不蹙一下。

琵琶从膝头滑落,咣当摔在地上,依稀是弦断之声。

天上渐渐下了雨。

众人默默说不出话来。

“你……想死?”突然出声的是城阳王。

“他死了,我为什么还要活着。”

“你……”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