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刑场绝音(一)(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唐绝有些不淡定,任谁一睁眼就见眼前一片黑压压的人也会觉得吃惊,更别提,那些人还看着她,一脸的怒容……

唐绝下意识动动身体,嘶——脑仁嗡嗡作响,嗷——忍住即将脱口的痛呼!再反射性地低头……

一身白麻布,五花大绑,跪在地上,胸前袖口□□的肌肤,几道凄美的鞭痕……为什么说凄美,因为这具身体的肌肤太漂亮,细白细白的,衬上鞭痕,像绽开的梅花花瓣……当然,如果不是在自己身上,那就更好了……

右手腕剧痛,应该是断了……

跪着的地方是暗红色的泥土……唐绝一点也不想知道这咋来的。抬起头,远处是城门,近处凄凉阴森,弥漫着似乎常年积累下来的血腥气,想必,这就是所谓的午门了。

一片白光射入瞳孔,偏头避过,再眯眼看去,那是一把豁了口的长刀!俗称——断头刀,那么,不用解释,杵着这把断头刀的那个小红褂,就是传说中的刽子手喽。

形式明显不妙,唐绝赶紧消化记忆。

旁边传来的是一阵阵呼喊,一群百姓正在挥舞拳头:“杀了她,杀了她!”

“通敌叛国,其罪当诛!”这是一青衫书生。

“陛下!陛下!您死得冤呐!此等恶女不除,我大楚永无宁日!”这是一白发老者。

“恶妇,冤有头,债有主,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也是奉命行事,你化作厉鬼,找该找的人索命吧!”极有个性的职业用语,出自小红褂刽子手。

唐绝心烦意乱,也有些恼了,老头根本没告诉她,一来就会面对被砍头的境况!身体太疼,脑子也缺了氧,记忆模模糊糊的,但,听那些百姓的喊声,罪名通敌叛国,还和皇帝的死有关……这倒霉催的情况,想翻身,神仙也不行吧。

“白芷!”一声呼唤传来,周围不知怎的就安静下来,唐绝抬眼看去,两边百姓退如潮水,给来人让出一条路来,这人气派非凡,身后侍卫宫娥数以百计,明眸皓齿,面若芙蓉,一颦一笑皆似有情……刹那间与记忆中的一个形象重合,这是……

唐绝掩起眼底厉色,这是这具身体的嫡亲姐姐,现城阳王之妻,未来的皇后娘娘——苏青蓝呐。

记忆在见到苏青蓝的那一刻潮水般涌来,这具身体名唤苏白芷,和苏青蓝同父异母,只苏青蓝出自原配嫡妻,苏白芷出自继室。

瞧瞧,这就是现实,姐姐是城阳王妃,未来的皇后,妹妹却是要被砍脑袋的阶下之囚……

“白芷,你太让我失望了!”苏青蓝一副恨铁不成钢,伤心欲绝的模样。

唐绝鸟都不鸟她,照着苏白芷一贯的样子,垂头做羞于见人状。

苏青蓝很有胜利者风度:“白芷,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姐姐给你找来!”

还真锲而不舍了,唐绝理了理记忆,虚弱地冲她笑了笑:“姐姐,你寻一琵琶与我罢。”苏青蓝来这里绝不是为了满足苏白芷的意愿,只是为了欣赏一下苏白芷的临死挣扎,应该很乐意满足这点小愿望。

苏青蓝果然答应得很爽快,琵琶来得也挺快,不过送的人……唐绝笑了笑,如她所料,果然是苏青蓝的夫君,当今城阳王,未来的皇帝——徐嵘。先帝刚刚驾崩,他是最有希望登上皇位的人。

一对璧人。唐绝这么评价阳光下并肩而立的苏青蓝和城阳王。苏青蓝花容月貌,明丽大气,担得起城阳王妃的名头,城阳王器宇轩昂,冰冷严肃,却时常温柔地看向苏青蓝,与此对比,他从来到这里,就没扫跪在地上,五花大绑的唐绝一眼。

苏青蓝想必很得意,城阳王之前是苏白芷的爱慕者,现在,苏白芷成了不堪回首的过去式,苏青蓝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疼宠的人了,唐绝清清楚楚感觉到胸腔中汹涌的恨意——很显然,苏青蓝,就是这次苏白芷被判死刑的幕后推手。

唐绝心中轻哂,抢了自己妹妹的心上人,把她在那人心里贬到一文不值,诬陷自己妹妹通敌叛国,诬陷她参与刺杀皇帝,临死了还要秀恩爱刺激她让她死不瞑目……苏青蓝,你到底和苏白芷有什么深仇大恨?

其实这也是苏白芷一辈子没搞清楚的事情——确实是一辈子,苏白芷在牢里受不了严刑拷打,已经死翘翘魂归西天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