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现世:此生做狸猫(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斜阳如火。

唐绝晃晃悠悠从皇后的身体里了飘出来,皇帝正抱着那具尸身来到一座冰室,小心翼翼安放起来,一声一声的“阳儿”叫得凄惨。

唐绝感受一番,皇后的残念已经彻底散去——任务完成了。

皇后的生命在皇帝眼里,以一个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方式终结——怀着对他的怨恨,被小五哥哥辜负的痛苦,活生生气死,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他留一个。

皇帝理所当然地陷入巨大的悔恨和自责之中,他当然不会忘了那杯毒酒是哪来的,在皇帝心里,他和容妃,就是害死皇后的凶手,他恨自己,也恨容妃,控制不住地想迁怒于容妃,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皇后了,只要想起来就会悔恨自责,而容妃,将一辈子活在皇后的阴影之下,也许,连皇帝的面也见不着一个……

被又爱又恨的那个人惦念终生,情敌也没落得好下场,皇后该舒坦了。

“有什么奖励?”唐绝没忘了找老头要报酬。

“皇后的能力,任挑一项!”

唐绝有点吃惊,不该是修炼功法,空间戒指之类的东西么?

但形势比人强,唐绝识相地曲起手指一项一项掰扯,皇后擅长的……

打理后宫?想也不想就排除了,这个太狭隘,之后的世界不见得会用得上;宫斗?同理,局限性太大,况且,皇后的宫斗技能很强么;琴棋书画?唐绝摇摇头,这个她每种都会一点,也不觉得是什么能起决定性作用的东西,一句话,浪费了。

之后的,插花?茶道?梳妆打扮?训话技巧?宫廷礼仪……

“能不能透露之后的世界和任务?”

“不能。”老头笑眯眯。

早想到了,提前知道怎么会有意思?这游戏最刺激的,就是每次面临的绝境。唐绝沉吟一阵开口了:“那就皇后的威仪吧。”这该算是一项技能。

皇后板起脸来还是挺像样的,她对皇帝是真爱,为了配得上他,在德容言功方面都下了苦工,最刻苦的就是自身气势,效果很不错,虽然年纪小,但和皇帝站在一起,竟能平分秋色,丝毫不落下风。在现代唐绝也见多了富贵人家子弟的风度,很少有及得上木皇后的——

木皇后出身数代公侯之家,先天底蕴深厚,再贵为一国之后,母仪天下数载,居养气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韵,现代的那些贵族子弟和她相比,也差了一截子。这也是唐绝装痴傻的原因——一个正常的皇后,她怕自己撑不起来。

威仪,很好的选择,她清楚,无论什么世界,一个人的风度和气质都会影响别人对他的看法,用好了,也许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老头有点讶异:“你确定?”

唐绝毫不犹豫地点头。这归根结底是唬人的东西,与她正相配,催眠,某种程度讲,不也是唬人的么?

老头不再多话,递给唐绝一个小本本,上面圈着个小框框:

姓名:唐绝。

技能:【催眠术4级】;【帝后风仪1级】

名字还挺文雅……

之后,老头一挥手,唐绝一阵头昏脑涨,迷迷糊糊再睁眼,就发现自己回到了现代,四周是熟悉的一切……

黑白螺旋交替上升,致人晕眩的墙纹,那是练习在催眠中保持自身清醒用的;墙边案子上的透明玻璃摇摆,那是稍稍摇晃就能使人失去知觉的小道具;中间打开锦盒中的水晶球,通明晶亮,是她打碎前一个了之后买的新道具;墙角有吉他一把,倒不是她多么爱好音乐,那是练习致幻音乐用的……

唐绝深呼吸一口,熟悉的环境就是容易放松。

看看日历,过了三天,和那个世界一模一样。

唐绝扣扣桌角,对着水晶球观察起自己的眼睛,一丝一毫不放过……好几分钟之后,又是一口吐息,缓缓闭上眼睛……

霍地睁开。

很好,没有梦境之类的异样感觉。

好了,她确定了,之前的穿越是确有其事,不是梦,也不是着了哪个大师的道道。

这个世界,催眠大师的数目绝对不少,像她一样能构筑记忆的也有,还有各种身怀其他奇奇怪怪技巧的高手能人……催眠的种类浩如烟海,防不胜防,她也不能保证自己完全能抵抗其他人的手段。

打开古老的唱片机,听着一段舒缓的音乐,唐绝躺上摇椅,颇合节奏地晃悠起来,手上是一本心理学巨著。

看看作者名,唐绝笑了起来,催眠界有名的大师啊,换了个心理学家的名头,还挺活跃的——

大多催眠师都习惯于改头换面,大隐隐于市——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催眠这种技能实在不能给周围人以安全感,谁都害怕哪天稀里糊涂就被催眠,被引导着说出不该说的话,做出不该做的事情,知道了一个人是催眠师或者催眠大师,人们的第一反应是“喔好酷”,第二反应就是有多远跑多远。

——阴暗!

——危险!

——哦,我的秘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