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刑场绝音(二)(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我等了三年,已足够了。”

城阳王凝视苏白芷一眼,点点头转身离开。

今天的事情太出乎意料,他需要时间。他承认,自己是从头到尾都没看明白苏白芷这个人,之前的传言,显然是有人误导了。他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

这场斩刑终是不了了之。城阳王手握天下重权,一句“押后再审”就解决了一切,众人临走之前都默默看了苏白芷一眼,苏白芷静静坐着,似乎没了魂魄。

生无可恋。

人们却都理解。那样一个人走了,谁还能无动于衷?那人对苏白芷的感情那么深,苏白芷能弹出这样的曲子,分明也是痛到爱到了极致,他们能从那曲子中体会到二人感情的点点滴滴,所谓情感动天,不外如是。

苏白芷被带回天牢,有人看护着,不让她自尽——城阳王的意思。苏白芷身上的伤被最好的药养着,渐渐好转,手腕被医师小心翼翼接好,不知何时外翻的渗入污泥的指甲被轻轻揭掉,医师看了都不忍下手,苏白芷只是愣愣坐着,任由她摆弄无语。

是的,医师是女医师,见了苏白芷就哭。

小心翼翼给她上好药。那一天她也在人群里,听了全过程,当初想法都是一样的,苏白芷明显不是什么好人,大家凑热闹,顺便排解排解皇帝突然驾崩的憋闷,对叛国的苏白芷当然是愤恨交加。

然而,他们却听了见了那样一个故事,他们交流了,女子和将军的故事,细节有所偏差,但境遇一致,他们明白,苏白芷用尽一生情痴,做了这此生绝唱,这是神迹,是苏白芷诚心感动上天所致。

苏白芷的脸色苍白到透明,碰一碰就会消失一样,女医师终于忍不住抱住她,怀里的苏白芷瘦得让人心酸。

“他死了,你要好好活着……”哽咽着说出好几次开口却没说出来的话。

“他死了,我如何能活着。”苏白芷淡淡地看着她,就像是陈述一个天经地义的事实,女医师再也忍不住,夺门而出。

如果,如果她也能遇到那样一个人,就好了……

两天后,又有城阳王的旨意传来,要见见苏白芷。苏白芷顺从地跟上,上了马车,晃晃悠悠许久,到了一处停下,有人掀开轿帘,逆光而立的,正是城阳王徐嵘。

眼前一方墓,青山绿水间,孤单肃然而立,纸花飘洒,燃着烛。上书“征西将军林靖成”几个大字,苏白芷怔然而立,霍地,泪水盈睫。

“这是他的墓。”城阳王点点头,“我收到消息已晚了,他死了。”

“不是你?”

城阳王微怔:“什么?”

苏白芷绽出一个恍惚的笑来:“不是你?”小心翼翼将头放在墓碑上,声音极轻,不仔细就会忽略:“不是你,动的手脚?”她面色瓷白,斜阳之下,竟添了艳色十分。

“我?!”城阳王差点惊到跳起来,而后恍然大悟指着自己的鼻子:“你竟以为是我害了……”再指指墓碑,“害了自己唯一的兄弟!”

苏白芷露出个惨淡的笑来:“不是你啊……”

“那我,这三年,都做了什么……”

“我这三年都……不提也罢。”

城阳王不愧是能杀出重围登上帝位的人,一瞬福灵心至:“你以为我害死靖成大哥,处处跟我过不去!?”

“不,不,不,大哥死在三年前,我记得从三年前开始你——”城阳王的话被他自己堵在喉咙里:“我就说三年前你为什么变了,之前我喜欢你闹到人尽皆知,你不怎么回应,之后却扑上来缠着我,害得我以为你跟我之前遇到的女人一样,都是贪慕虚荣之辈,原来……”

城阳王的脸扭曲了:“你处心积虑接近我,是以为我害死了大哥,你要替他报仇!你真是……”城阳王一瞬就明白了过去种种。三年前,他还喜欢苏白芷,但苏白芷没有回应,后来他遇到苏青蓝,苏青蓝暗示说苏白芷那是装模作样,想要吊着他,让他使个法子试探一下。

这个方法就是装作和苏青蓝亲近,看苏白芷会不会紧张失措。

他做了,失望地发现苏白芷竟然真的又紧张又失措……果然,如苏青蓝所说,她就是个虚伪狡诈贪慕虚荣的女人!再加上,他认识了苏青蓝,苏青蓝的表现实在与传闻的粗鄙骄纵不同,他就以为这是苏白芷刻意抹黑自己的姐姐,将她当做踏脚石……

可,如果当初苏白芷的紧张失措,是因为已经打定主意接近他,却发现给自己姐姐抢先了呢?她们姐妹从来不对付,怕苏青蓝破坏自己的计划,苏白芷紧张也是应该的。

他问问倚在墓碑旁一语不发,怔怔呆坐的人:“你当初,那都是刻意勾……”后半句没出口,因为恍然想起来这是在林靖成墓前。也是今天受的刺激比较大,他都口无遮拦了。

苏白芷淡淡地笑:“就是你想的那样,故意勾引你。”

苏白芷转过身抱着墓碑,脸贴在上面喃喃:“靖成,我是不是很笨,仇人找错了,连勾引都做不好,我这么笨,你不看着,放不放心?”

她的手一寸寸描摹过墓碑上的那几个字,城阳王尴尬笑笑,林靖成是他拜把子兄弟,他明白为什么林靖成没告诉他和苏白芷的故事了……当时他还迷恋苏白芷,兄弟是怕刺激他!

可是,他差一点就把嫂子……城阳王一阵后怕,他还差点要了嫂子的命!后槽牙好疼……林靖成确实是他的好兄弟,他接手的第一支军队就是林靖成留下的,想必,嫂子是因为这个误会了他。

而且,他还一直自作多情以为嫂子喜欢他……城阳王觉得自己一辈子的脸面都给丢光了……

“嫂子,那西羌荷包……”再摸摸鼻子,尴尬地问。这又是他办的蠢事,林靖成死在西羌人手里,苏白芷无论如何都不会和西羌人勾结。

嫂子不会是被谁害了吧。说实在的,城阳王也觉得苏白芷有点笨,看她想的那主意,看她用的那手段,苏青蓝也不是特别聪明,可苏白芷每一次都输给苏青蓝……

算了算了,兄弟没了,嫂子,我好好看护着!城阳王心里这么决定。

苏白芷却眯起了眼,十分危险的样子,让刚刚给自己认了了嫂子的城阳王忍不住咽咽唾沫:“那个荷包是杀了靖成的那个西羌人身上掉下来的。”

“我一直留着。”

留着扎小人?不会也扎过我的……

城阳王大呼口气,嫂子厉害起来也挺吓人的!就像他做皇子的时候入军营,合得来的人不少,但佩服的人只有一个——林靖成!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等等……城阳王又想起一重要事来:“嫂子,那押是你画的?”

苏白芷撩了撩眼皮:“我忘了。”

嫂子不想说,城阳王下决心自己查查清楚!

城阳王的身影消失在余光里。

唐绝微微喘息,她很累,刑场上大范围而不是针对一个人的催眠,耗费的精力极大,还好效果不错,人们下意识相信了她的故事,算是洗刷了苏白芷留下的恶名。

音乐确实有这样潜意识影响人心的功效——网络上曾流传能使人心生抑郁乃至轻生的黑暗音乐;教堂的音乐能增强信仰让人感觉自己被净化了;运动场上激昂的音乐能使肾上腺素上升;还有许多的佛音禅音催眠曲小夜曲摇滚曲都有类似效果……区别只在有意无意罢了。

催眠师所做的,就是把效果放大到极致。

苏白芷的技巧加上她的操控,果然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