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刑场绝音(四)(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他没见过苏白芷这样的人,也没体验过苏白芷那样的感情,但知道这是何其的可贵。他不知道自己阻挠这二人泉下相聚是对是错,但这么做了,他敢说问心无愧。

不过,他现在要做一件不讨喜的事了……

城阳王摸摸鼻子,把一摞画像摆在苏白芷案前,苏白芷笑了笑,亲自给他斟了茶,颊边甚至有个精致的酒窝,城阳王默默感叹,有点明白那群家伙是怎么想的了。

没错,就是那“群”。

苏白芷随便执起一张画像瞅了瞅,又放下,在城阳王较为殷切的目光中又执起另一幅,再放下,无奈地对城阳王说:“陛下,您很无聊么?”

城阳王,哦不,新任的大楚皇帝陛下徐嵘尴尬笑笑:“这不是朕的意思,是他们自己的请求。”

“那陛下代我回绝了吧。”

皇帝陛下也不纠缠,点了点头:“听你的。”愈发觉得,其实给自己找个嫂子,也不是什么坏事,不然,哪有现在的热闹看?

自有下人收起这些画像。画像上都是些大楚的青年才俊,当然,也有有权有势丧偶的鳏夫,他们都是对苏白芷“有意”的人。

皇帝陛下执起茶盏抿了一口,说有意,不过是觉得苏白芷很合适罢了。大楚这几年年年有皇子落马,年年有大家族被夷平,年年有祸乱争斗和动荡,甚至有一个皇帝极其冤枉地被刺死了,所有人都心中不安,而新帝登基,则把这种不安放大到了最大,显然都是怕自己在这些年中的黑历史被新皇揪住不放,成为“杀鸡儆猴”的那只鸡。

这不,都来表忠心来了。

苏白芷,在那么严重的罪名下都能咸鱼翻身,显然是在新帝面前大有能量,新帝摆明马车对她好,但没有任何将她收入后宫的意思——这是后宫嫔妃亲自探出来的,何况,虽然被逐出了家门,但苏白芷毕竟是当今皇后娘娘的亲妹妹,这身份,显然也是一层助力——苏白芷和苏青蓝都在意表象,在众人眼里,苏白芷虽被赶出家门,但她和苏青蓝的关系一直亲密。

更妙的是,苏白芷名义上已经是完完全全一介庶民了,娶这样一个妻子,还能让皇帝放心,显示显示自己是多么的纯良、没有上进心、无公害。

至于与苏白芷生死相许的那个人?——隐隐都猜得出来那个是谁——不是死了么?

持这种想法的绝对是大多数,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正是建康侯徐铭。徐铭温文儒雅,俊秀多情,是京城闺秀竞相追逐的美男子,可其实,他是个颇为洁身自好的人,传闻半个多月前的刑场之上,他对苏白芷一见倾心一见倾情,愿结为连理,许以正妻之位,他暗暗表示,不介意那些过往,只愿与她携手余生。

皇帝当个新鲜事说了,苏白芷默然不语,静静坐在那里。看着苏白芷孤零零,更显得瘦小纤弱的样子,皇帝沉吟片刻还是问出了心中话:“真的一点也不考虑?他也想你能过得好。”

他眼中的苏白芷却温柔望望从不离身的那把刀,缓缓地摇头:

“便是好又如何,这世上,再没一个林靖成了。”

“一直这样下去?你一个女子……”

“你觉得我苦?”

“一直,十年,二十年,不苦?”

“你怎知那是苦不是甜呢。”

“你,唉。”

“我的心很小,许了一个,便再盛不下第二个。”

……

自此之后,苏白芷似乎消失在人们视线里,后三月,再出现,她已经以已故神武大将军林靖成的未亡人自居了。

——神武大将军。由新帝追封,这三个月,他找出真相,列出实证,为林靖成平反,让天下人知道他的冤屈。

——未亡人。苏白芷没有回归苏家,苏白芷的罪名已由新帝清洗干净,却不愿再回苏家,而是入住京城神武大将军府,谁问,她都说自己是林靖成的妻子,无论生死。

所有人都知道了苏白芷和林靖成的故事,一个为国征战战死沙场,一个许下一生便一生不变,他们经受了那么多那么多的磨难,现在,在一起了不是么?

纵是阴阳永隔。

人们都对苏白芷很善意。坚定与忠贞,毕竟太过动人,就连最最老古板的人,见了苏白芷,都会留一个善意的微笑。

再三月,中宫皇后暴毙。

“你都知道了?”皇帝看向碧青湖畔站着的苏白芷,形单影只,只一把乌鞘长刀置于身侧,一身素白,窈窈而立。

“嗯,是陛下你吧。”

“不问为什么?”

“我和她不是一路人。”

皇帝哈哈大笑起来,不知怎的,声音中竟有一丝落寞。

“你要离开?”

“嗯,”说起这个,苏白芷眼角眉梢都染上笑意,“他很忙,忙到很多地方都没去过,我要陪着。”

“不知再见何日,与朕一曲赠别如何?”

“我再不弹了。”

“嗯?”

灿灿阳光也融进了她的笑里:“我现在生是林家人,死是林家鬼,做什么,都得听夫君的!夫君说,他嫉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