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现世:该舍弃的(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你选什么?”魂魄出窍,还是那老头,一如既往笑眯眯。

神武将军夫人,靖安侯之妻苏白芷在大楚是一个传奇。今天,那个传奇闭上了眼。灵魂状的唐绝俯视大楚,深深看了一眼,便转身而去。

任务完成了,苏白芷的几个心愿也达成了:扭转在皇帝心中的形象;找回当初的美名;让苏青蓝倒霉;让苏家后悔……很完美。

唐绝掏出那小本本——现在已经证实了,这小本本旁人看不见,似乎是灵魂绑定那一种。

姓名:唐绝。

技能:【催眠术5级】;【帝后风仪2级】。

略喜,还算有些进步。【帝后风仪】这个技能在刑场上弹琵琶时用过——弹琵琶也分好几种,有人就能弹得像棉花,有人就能弹得高端大气上档次,当时,苏白芷经受严刑拷打身体将要废掉,没有【帝后风仪】这个技能,她不可能身姿优美、保质保量支撑这么久。

很好,用过后,升了一级。

本身的催眠术,很显然也是因为用的多而升级,还是自己的东西好啊。

至于这一次选什么……

“还是苏白芷的气质吧。”唐绝颇为无奈。苏白芷在她眼里,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又有用处的技能,弹琴什么的局限性太强,那么,那被苏青蓝打败了的宅斗技巧?

开玩笑!

老头点点头,手一挥,本本上显示的已经变了:

姓名:唐绝。

技能:【催眠术5级】;【帝后风仪2级】;【楚楚白莲1级】。

唐绝默默扶额,谁能告诉她那是什么?

……感觉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还没等她想明白,视线中的老头一甩袖,一阵晕眩,她又在现代的公寓睁开了眼。

满室黑与白的交错。

看看时间,这次不是同步的了,大楚二十年,现代才六天多,呶,半天之后正是唐诗和周嘉裕的婚礼庆典。

“很喜欢看热闹?”唐绝对空气问。

没有回答。

答案是显然的,在其他世界一睁眼都是面临绝境,在现世,老头也没让她因为时间的流逝而错过豪门狗血剧情。

——等着看她如何应对。

唐绝摸摸下巴,有一个爱看热闹的上司可不好玩啊……

站起身来到穿衣镜前,默念技能【楚楚白莲】,再次睁开眼睛,饶是自认为心性镇定的唐绝也是骇了一骇——这眉宇间盈满无辜和柔弱的是谁啊,这一眼就能透露出我清白我高洁我出淤泥而不染我天上人间最可怜的是谁啊……

时时诱惑着人前来安慰安慰,抱一抱。

唐绝打了个冷战,不就是她自己么。

怪不得苏白芷在苏青蓝重生前能吸引城阳王的目光,虽然她不怎么喜欢也不怎么适应,但这样的女人显然是会吸引大男子主义有保护欲的男人。

“啪”地一声响指,唐绝满意地看到镜中楚楚惑人之态全部消失。

技能是拿来用的,不是让自己被用的,她要保证不会在使用中迷失自己。这个啥白莲花的技能还算不错,以后应该用得上。

接下来,唐绝套上买来的那件浅蓝色连衣裙赶往婚礼现场……已经够显眼了,她没打算来一个众目睽睽下的姗姗来迟,让自己变得更加引人注意。

咳,看着那一辆辆驶入的豪华车驾,以及人家那一身身各种奢华低调的礼服配饰,唐绝突觉自己有点失策了——倒不是因为衣着寒酸而心生羞愧,而是……自己这样穿着不符合“唐家大小姐”水准的衣服,不是明晃晃告诉人们,唐家苛待养女么。

啧……

唐家人不会以为自己是故意挑衅吧。

可她确实没啥钱啦。

从国外开始她就没动过依然按时打到卡上的钱——既然不是亲生的,那就少用人家点,否则,她连腰板都挺不直了。

之前置办的衣饰自从知道自己不是唐家人之后,也产生了隔阂,都留在唐家大宅里了。

啧啧,这该怎么办……

唐绝一时陷入两难。

算了,亮出请柬,唐绝扬扬下巴,脚踩尖细高跟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大厅,反正,丢的是唐家的脸,她自己的,早丢光了。

果不其然,如唐绝所料,她的进场让大厅一瞬的静默,静默后各干各事,但总是有或明或暗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有评估有打量也有意味不明,还有那种十分不好的……

唐绝暗暗敛眸,她知道自己生就一副好皮囊,之前是大小姐的时候有人生了心思也要压着,现在……做强撑气势趾高气昂状,唐绝扫了扫众人的脸,果然,有的已经嘴角带笑胸有成竹一副欠抽样了。

她能理解,先不论容貌,只是昔日高高在上的唐家大小姐一朝滚落泥潭,还不让人想肆意抓弄一把?

恐怕不少人会喜欢这样的消遣。

没准还会成为谐趣炫耀的本钱。

唐绝执起桌上酒杯作势抿抿。

半个小时之后,优雅的欧式音乐响起,涌入眼帘的白色玫瑰海洋,溶溶胧胧的烛光……妆容清淡合宜的唐诗挽着眼角眉梢带着喜意但仍算得上是沉稳庄重的周嘉御姗姗而来,红毯,花童,郎才女貌一对璧人……

真是天作之合啊。

流程很繁琐,但二人流露出的浓浓幸福之感还是让周围人感受到了。

唐绝看着,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和林靖成的冥婚,那是她,或者苏白芷,唯一的婚礼。想着想着,眼里就带出泪来。

她又觉得自己需要心理辅导了。

微微抬头,却发现众人的视线竟都凝在她脸上了,原来,是因为不知何时走过来的唐诗。

唐诗笑盈盈看着她:“姐姐你来啦。”

“嗯,祝贺你们新婚愉快。”

遭了,声音没拿捏好。

旁边周嘉御愣愣看向唐绝。

完了,生活处处有狗血。

唐绝吸了吸鼻子,抑住想哭的冲动。

唐诗挽着周嘉御的手臂转身离开,唐绝收获了一众意味深长外加遗憾的目光——他们都盼着骄纵不识趣的唐绝和唐诗闹起来。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