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刑场绝音(四)(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如若上天垂怜,便让我来世再无冰霜刺骨,你再无刀剑加身……”

城阳王已止不住眶中热泪。

不知怎的就想哭了。

“你来接我罢。”

苏白芷喃喃,又将脸轻轻贴在那刀上,眉宇间一股子将要滴出来的温柔缱绻,恍若三月春风,霎时便吹绽江南桃花两岸。

瓷白的脸颊泛着微红,美人含羞,这分明是世上难寻的好景致,城阳王却是心中一窒!

——苏白芷一直想死,现在变本加厉了!

果不其然,电光火石之间,她已经抽出那刀,向自己脖子抹去!暗道自己真是出门没看黄历的城阳王赶紧抓住阻止!

疼死了……城阳王心中痛呼……他可是空手入刃呐。

锲而不舍地找死,今天已经第二次了。

为了不让自己的努力失去意义,城阳王决定一劳永逸。

做大义凛然质问状:“嫂子,你怎敢在大哥坟前自刎轻生?”

苏白芷被问得一愣。

城阳王义愤填膺:“大哥的遗愿就是你好好活着,你为何不听?”

苏白芷再愣:“……遗……愿?”

城阳王煞有介事地点头:“那是自然,大哥临死之前让我转告他的意思,他是死了,可你不能,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你……”苏白芷脸上惊疑不定,眼中却有波光闪过。

城阳王心道有戏,斜斜那把刀:“呶,那就是信物,他说你看了就会明白。”

“……明……白?”下意识抱紧。

城阳王心里给自己点一百个赞,面上却一本正经:“对,他说你会明白,这把刀会代他陪着你,他总归,是舍不得你死的。”

“……舍……不……得?”苏白芷脸上泪扑簌簌落下来。

再之后,城阳王就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了,苏白芷整个陷入迷茫,一遍遍重复着“舍不得”……

扑在墓碑上,哽咽。

“靖成……”

“这世上若有一人会舍不得我……那便是你了……”

“舍不得……”

“我何其有幸……何其有幸此生遇见一个你……”

“你这么舍不得,怎么就舍我而去了……”

最后,她已哭不出来,只怔怔看着墓发呆。

这几日流泪过多,泪尽了。

城阳王静静望着她,偏头背过,掩饰眼底酸涩。

预备的说辞没用上,比如苏白芷若问他遗愿三年前为什么不说,他可以辩解那是因为他发现苏白芷不怎么伤心,反而凑到他跟前晃悠,他觉得说了也没必要了;再比如苏白芷问他和林靖成是怎么联系的,他也可以编出许多许多的内容搪塞,可,完全没想到只是三个字,一切问题就已解决。

他想,虽然林靖成没说这话,可他心底定是这么想的。

舍不得。

这本就是死了的林靖成想要传达给苏白芷的,他,只是冥冥中做了次传话人。林靖成和苏白芷,本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如此相称如此契合,可老天太残忍,生生斩断一半。

苏白芷已渐渐挺直脊背。

“你不要我死,我便不死,我总是会听你的。”

“虽然,我不觉得,没了你,我如何能活得好好的……”

“……你既这么说了,黄泉路上,可得等着我……”

“你若快了,我生生世世,都不原谅你!”

……

时间匆匆而过,一晃半月,苏白芷终于没闹出什么幺蛾子,脸上甚至还多了笑,城阳王终于稍稍放心。一开始是觉得对嫂子有愧,决不能让她去死,现在,已经是不忍心她死了——当然不是对她有了什么想法,而是同样舍不得,舍不得她这样的人死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