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段无伤篇之装逼极致(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突破、心境。不得不让他产生不妙的想法。

破心境,斩心魔,最容易的,可不就是断情绝爱?

干干脆脆。

断情、绝爱。

而今日找上门来……魏王手有点僵,这种算总账的样子。

他觉得眼角有些湿。

唐绝觉得奇怪,她家魏王站得好好的,可为什么不对劲了?天人合一之后五感什么的都灵敏了无数倍……呀,为什么沾染得我想哭了?

魏王瞥一眼身边仆从,吩咐他去取自己的刀。

他心中叹息,其实他一直知道王兄的底线,知道怎么才能拴住他,知道他王兄也许会很在意他们之间的输赢,而他一直游走在这条线上,有算计,有努力,就希望有朝一日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用一切来赌。

毕生去赌。

现在……看来是要输了。

输惨了。

那么,王兄最后的愿望,自己怎么有理由不替他达成?

…………

唐绝看着魏王身边快实质化的,名为决然和释然的那一股气息,呆愣了。

怎么不对呀?她确实是想给魏王找麻烦,外加在天下人挫一挫魏王的锐气,确实是来者不善,可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感觉超出了她的掌控?

她确实打算和魏王比武来着,主要这是段世子和她两人都希望见到的事情,是夙愿,削他一顿,可也没想太过分——段世子绝不希望天下大乱,不希望魏国出事,她,也是同样的。

至此,她也就是添了点小麻烦而已,以魏王之能,解决起来很难么?

……这小子是不是误会了神马?

哦,她还记得自己说的来贺寿的事情,那么,不管这小子是怎么想的,还是按我的步调走,万事回到正轨吧。

段世子栽在魏王手里一回之后,就欠缺了威慑力,现在找补回来。不然怎么护住段世子在意的人?

在舞台上,她手一晃,掏出那只笛子。因为明里暗里都时时刻刻注意魏王的反应,就发现他周身气息一窒,燃着热情却绝望的火焰,翻滚不息。

又怎么啦?发现她偷了笛子?

不好意思,咱的脸皮功夫已经修炼到家了,到咱手里就是咱的,想拿回去,问过我手中剑再说!

“一曲为殿下贺!”

唐绝得承认自己的吹笛子技巧实在登不得大雅之堂,然而万众呼声起,她也有点小陶醉。

在这么多人面前给心上人吹曲子,她也有点羞好吧!

人们欢呼她知道是为了什么,因为……随着笛声,她愿意称之为优雅清冽的笛声,那是满城花放。

有本来含苞的,也有……因着笛声幻化出来的。

想必……她抬起头也确认了,现在,所有人周身,整个京城,都是花海啊。

随笛音而起,有的从天而降,有的在脚边绽起,这是一片芬芳,梦幻,美丽与生机的海洋。

老头够厚道,她的技能全解了,有催眠便有幻像,勾连天地使其有真形,而当初蕴含勃勃生机的圣母治愈技能,引天地生机在她身上,得此生机,百花化为实质,和着笛音,自然传遍万方了……

所有人几乎被花海淹没,而切切实实又能看见中心那一圈莹白的光环,光环之中,是那个从天而降的人,颇为认真地吹着一首曲子。

他们不知道,唐绝真的万分喜欢自己制造的这一场景,花里面最多的,哦不,几乎都是通红通红的玫瑰。

有那么多的都围绕着有点怔愣的魏王。

真是遗憾又庆幸,这个朝代的人不知道玫瑰,红玫瑰是什么意思。

唐绝眼角盈盈。

大抵每个女孩都有那么一颗浪漫的心。

这样,这样便足够了。

那么多人被花埋了,魏王倒是有本事,花儿乖乖散落他四周,只是眉头有点皱,想必是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不明白也好,唐绝又沉浸在曲子中。

其实感觉到了,魏王的视线时有落在笛子上。

嘿!你看出来我也不会承认的,世间笛子千千万,你怎知道就是你那一个!

我送那么多花给你,你还了笛子,还不是应有之义?

至于……至于她大庭广众之下耍戏法一样变出这么朵玫瑰,想知道为什么么?那来昆仑之巅吧,心情好就教你哦~

还是“名动天下”惹的祸。之前云端飘飘渺渺,这次是实物,想必百姓们不会怀疑她这个“神仙”、“超脱者”的真假了。

这曲子不算名曲,倒是感情充沛,确实是表情,至于表的什么情,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她有刻意地,让除了魏王都以为是一首春暖花开、福寿东来之祝曲。

至于魏王怎么想的……喂,你真的迟钝至此?

而人家魏王唇动了动,又抿紧,好一副不敢相信、就不相信、你且吹着我自岿然不动的模样……

唐绝手有点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