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段无伤篇之装逼极致(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京城六月亦有花满城。

广安门,唐绝悠然下马,身上独一柄剑。

扣着草帽的汉子看见唐绝,急蹿几步,上前牵马,唐绝笑着和他打招呼,这是高明。当初长秋宫里偷偷来见唐绝的高明。

他也是当初很失望,很失望的一个。

“世子爷大安实在是太好啦。”激动得不能自已。唐绝看他这样子心中暖暖,她倒是没想到,那些人,被她和魏王找了这么个奇葩借口蒙了的人,竟然还有这么多,肯认他这个世子。

“嘿嘿,其实咱们都没信,那狗屁的理由!”高明似有点羞涩,挠着脑袋,神色却是认真:“世子爷是什么样的人,咱么能不知道?若是真会如此想,就配不上是世子爷手下的兵了。”在唐绝的目光下一口气吐了个干净:“世子爷那么说肯定是有理由的,咱们哪能给世子爷拖后腿!”

唐绝点点头,看向皇宫的方向。他想必也是正等着自己。其实,经月未见,真的有些思念了。

……上回也忘了问,不知他还记不记得那只笛子。

…………

适逢上寿诞。

新朝刚立,普天同庆。

宫台围绕,设宴三千。

魏王独坐高台,但见仆侍几许,妃嫔若干,且笑妍妍。时有大臣起身相贺,中间佳人纵歌声声鼓乐,亦有美人起舞袖舞翩翩。

文臣赋华章,武将舞戟剑,融融其乐。京城四处千民万众一齐跪拜,万岁之声连绵千里,天下大势汇聚于此,共贺皇道大昌。

众星拱月,魏王饮一杯酒,不经意一瞥,一顿。

众人随之看去,白云万里,有天人降于云端,面目轩然。

云皆绻绻,形意澹澹,那人含笑,与正望过来的魏王相对。

清清浅浅,却似一眼千年。

魏王放下酒杯,立起身大大方方回视。

呃,所有人都觉得那一眼是看向自己的。

咦,这人怎么感觉有点熟悉捏?

这是何人?有何事?为何到此?多少人心生疑虑。似乎有着奇异的魔力,整座京城,甚至更远,都将那人一眉一眼看得清清楚楚,云气相聚,似托着莲花宝座一般。

嗨等等!他为什么飞在天上!天上不是地下!飞!飞!飞!

唐绝清清楚楚听到满京城万万人恍若一同回过味来的抽气声。

其实她在想着,这么装逼是不是过分了点,她只是想弄个万众瞩目的出场式,原谅她吧,鼓弄天地天地之气这么久,有了点成就,也想众人看看,心中happyhappy呀。人且一入超脱,也随心纵情了许多。

在这世上,其实从未有人临空过的。

所谓轻功,自然不能悬空而立这么许久。无怪引人惊叹。

魏王见识却是不同,他将此视为对他的挑衅。

……一月不见,如隔三年。

他的王兄眉眼总有戾气,这是战场经年沉淀的杀戮之气,而今日一见,江河月落,飒飒清举。如融于天和地。

前世慕容嫣差一点到此境地,今生……魏王眉头有点锁,今生心中装着这么多,资质也不是绝顶,到底还是差了一筹。

他初时是无情道,现在心中有情,不敢割舍半分,很遗憾的,连前世境界都没有。

扫扫地上人民群众们灼热的闪光的眼眸,唐绝说了第一句话,也是今天弄那么大阵势的目的:“有云天之巅于昆仑之上,授超脱尘物之法,吾将择资质悟性俱佳者收为弟子。”

看着下面人无比狂热起来的样子,唐绝心里喜滋滋,这样看,名动天下的那个任务,已经是差不多的了!而且……看看魏王那有点微妙的小表情,唐绝眼微眯——这一遭必然使皇权不稳,给魏王添麻烦还真是她所喜欢的事。

不待魏王有所反应,云端上的人已经缓缓落了地——装装就够了,她可不想被雷劈。

正落在舞台——舞女们跳舞的地儿称之为“舞台”中央。

挥袖,台上人纷纷倾倒,面目惊惶散了个干净。

同样惊惶且欲言又止的,是大臣侍从妃嫔们。

也有人梗着脖子嘶嘶冒出点声却像被掐着一般手也抖啊抖……想必是认出了唐绝的身份。

她没有蒙面嘛。

被万人这么瞩目着,整个京城声不可闻,唐绝蛋定地扫了扫,因是魏王寿诞,台子四周摆满了花啊,各色花卉香气幽幽引人欲醉,她自己着白衣,不远处魏王是黑衣……咳,蛮相配。

她对自己脑子里想的东西已经绝望了。

魏王叹息一声:“王兄来做什么?贺寿?”

也许他脑海里正描绘唐绝突然暴起,在天下人眼前暴打他一顿的“美好”场景。

能被魏王换做“王兄”的从始至终可就只有那么一个。这么说简直是承认了唐绝的身份,清晰的,又是抽吸声。

早已放弃治疗的唐绝煞有介事,脸上看不出半分虚伪地笑了,就像之前每一个贺寿人:“殿下英明,臣此来确为殿下寿。”

犹为真诚。

魏王深深看过来,眼中盈满谁也看不懂的情绪。

王兄离开,他没拦,因为拦得住人拦不住心,他也知道俩人再腻下去也不会有半分缓解,所以任他离去,上次“微服”觉得有了不一样的地方,而今次所见,更是加重心中所想……

这分明是天人之境。

天人之境,依他所知,王兄之前的境界可是差得远了。如今……这么短时间突然达成,必然是突破了心境。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