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刑场绝音(三)(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二日一早,城阳王再次来到征西将军墓前,不出所料,苏白芷仍倚在墓碑上默不作声,见他来了,眼皮也不撩一下。

该不会是整夜没睡吧,城阳王眉头一皱,放轻步子上前作揖:“嫂子。”

苏白芷怔愣愣抬头,视线却不知凝往何处,城阳王叹息一声,找了块石头拍打拍打在她身旁坐下:“嫂子,当初,为什么认定了我就是凶手?就因那军队?”

他完全是没事找话,只因惧怕苏白芷什么时候想不开了,就直接撞死在这墓前——虽然早已吩咐下去要好生看护。

苏白芷似乎终于回了点神,浅浅笑了起来:“三年前,你是最无权无势的皇子,三年后,却是大楚的下一任皇帝,你说,我不疑心你,该疑心谁?”

城阳王浓眉一挑。确实,苏白芷说的没错,这三年来,当初暗算林靖成的四皇子被他斩于马下,浑浑噩噩的太子顺应民意被废,大皇子六皇子被狠狠打压,其余皇子又不成气候,他还真脱颖而出了!不久,还将站在最高处。

啧,确实像是话本小说里躲在阴暗处安排一切,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幕后黑手。

“你得利最大,一直。”苏白芷给他盖棺定论了。

城阳王无奈点头,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的运气确实好到可怕,好到邪性,许多时候,如果不是明确知道自己是无辜的,连他自己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这三年,京都风起云涌的幕后操纵者了。

可他真是冤枉的。城阳王心中纠结,他当然有心问鼎大宝,可,他发誓,许多事情真与他没有关系。

想到这里城阳王眼神一暗,事有反常必妖,他的好运气来的不明不白,而一切的改变似乎就在三年之前……

三年,还真是一个熟悉的字眼。再联系昨夜得到的,往死里刑讯苏白芷意图屈打成招的那个狱卒的证词,一切的蹊跷之处都指向同一个人……一个他怎么也不愿相信的人。

身边的苏白芷笑意盈盈不知在想些什么,嘴里哼着什么调子,城阳王只觉得那笑容十分暖人,连带着,他的脑子也清醒了几分。

也许这一次,能解决一直以来的困惑也说不定……

身为一个低调成长的皇族子弟,很久了,他都有种自己的一切被窥伺,被了解,被影响,被引导,被支配的感觉,有人对他的一切了如指掌!

多可怕的能力,想想就头皮发麻。

还总是揪不出来他。

就像这次父皇遇刺,他的耳目已遍布京城,仍是没察觉西羌人的到来,偏偏那人知道了,还顺势坑害了许多人……苏白芷,便是其中之一。

他可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未卜先知的存在,要么,就是那人天生聪明绝顶;要么,就是那人掌控一股庞大势力;要么,那人本就与此次刺杀有关!

无论哪一种,都让他忌惮万分。

再结合自己身边发生的蹊跷事,很显然,那人选中了他,要帮他登上皇位,为什么?帮一个皇子登上皇位,那人要什么?……挟天子以令诸侯?

那人对大楚是敌非友——知道父皇即将遇刺,却没提醒,还在后面捡便宜!

听着苏白芷哼的调子,城阳王深呼口气,暂且不去想这个问题。

把他当做傀儡,觉得他好蒙骗?他也不是好捏的柿子!

抬眼看去,逆光中苏白芷的肌肤,已经苍白到近乎透明了,城阳王想起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将怀里揣着的东西一把掏出——

“这是大哥留下的。”一个长条形状的布包。

苏白芷大震,眼中闪过怀疑激动喜悦无措,抖着手将这布包解开,小心翼翼拿出一把——乌鞘长刀!这……苏白芷眼含期待地抬头,城阳王将头一点:“没错,正是大哥那把。”

说起这刀,城阳王也是心中大恸,林靖成说是死于西羌人之手,其实是死在自己人手上,四皇子觊觎林靖成手中军权,与偏将勾连给他玩了下阴的,林靖成没有防备,被叛徒引入了西羌人的包围圈,接下来的事情可以想象,这一队人遭了伏击,求救无援,林靖成以一敌百,最终力竭,身中刀剑数十而死……

西羌人恨他,林靖成尸骨无存。

不论什么原因,战败便是战败,西征军残兵归朝,某些人又出来捣鬼,林靖成被扣了个贪功冒进导致西征军覆灭大半的罪名,连征西将军的名头都给丢了。

三年前,他还是没实权的皇子,什么忙都帮不上,最终凭借着与林靖成的关系,收拢了那些残兵,苏白芷确实没冤枉他,这支残军,死了主帅又被冤枉心头冒火的残军,正是他崛起的本钱。

除了残军,林靖成什么也没留下。

这座墓,还是后来他偷偷摸摸给修的。

墓是衣冠冢,刀,也是他从西羌商人手里高价买回来的。

不怪苏白芷以为他是幕后黑手,夺嫡的黑暗时期,其中种种,错综复杂无法描述,林靖成的死只是个小水花,除了他们这些当事人,其他的都只能猜个大概,苏白芷消息不多,产生误会也能理解。

“这确实是大哥的刀。”不再想这些,他又提醒失魂落魄的苏白芷一次。

说罢,他就见眼前人手忙脚乱将刀抱在怀里,后退几步,泪珠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涌出。

城阳王无奈,走上前想看看她是不是受了太大的刺激。

却被苏白芷骤然抬头的冷光逼退。

“好,好,我不抢你的,不抢你的。”城阳王慢慢后退,“那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