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温柔陷阱(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时间飞逝,转眼又是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云澜仿佛是独孤轶打击到了,一门不出二门不迈,全部心思都在如何恢复自身功力上。云家小辈对现在的她充满了好奇,来找过好几次,却无一例外被独孤轶派来的影卫拦在门外,气得半死,却毫无办法。

云澜当然知道独孤轶在她身边安排了影卫,而且数量不少,足足十八个,不过那些人非常识趣,除非她有事吩咐,否则全部隐在暗中。云澜赶了一次没赶走,也便懒得理会,把他们当成看门狗用。

而这一个月中,关于云澜与独孤轶婚事的流言越来越多,俨然把两人说成了癞蛤蟆与天鹅的对比,听说就连皇帝都有点后悔赐这个婚,不过是独孤轶坚持,才没有反悔。至于什么时候正式成婚,全看独孤轶的喜好,满城待嫁的姑娘都在暗中期盼他最好一辈子别成婚。

“轰隆”,沉重的倒塌声,云澜院子里最后一棵百年大树遭了殃,在一柄匕首划过后,整个从中折断,轰然倒塌。

隐藏在树上的两个影卫心急火燎的跳下来,另找地方躲避,吊在屋檐下的影卫首领龙一抹了把冷汗,嘴角抽搐,第一百零八次在心里哀嚎,他们的准王妃简直是个变态。

见过一刀报销一颗大树的人吗?见过所到之处连颗石头都能碾碎的变态吗?见过没有武功没有内力,却神出鬼没连他们都追不上的人吗……

如此彪悍的准王妃,哪里用得上他们来保护?可怜他们天天闲得冒泡……

倒塌的大树前,云澜把玩着手里短小漆黑的袖剑,露出满意的神色。

身体素质不同于武功,不可能一蹴而就,即便云澜有系统化的训练方法,也足足花了三个多月,才勉强恢复了前世的十之*,剩下的一二也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的她,绝不会再出现上一次在独孤轶面前的失误。

她微微一笑,便听到身后风声轻盈,有人含笑问:“武器好用吗?”

说曹操曹操就到,云澜转过头,看着身后从天而降的独孤轶,挑挑眉,“还不错。”

“那就好。”独孤轶走过来,习惯成自然的去捏云澜的鼻子。云澜闪身躲开,不爽的道:“你还捏上瘾了是吧?”这一个月,独孤轶跑得很勤,简直都快把她这当成自己家了,而且见面头件事肯定是捏她鼻子,弄得云澜都快怀疑他是不是有恋鼻癖了。

独孤轶失笑,她的鼻子娇小精致,鼻头软乎弹性,手感极妙,他的确有点上瘾了。“心情很好?”居然没有一见面就攻击他,实在难得。

“还行。”云澜问,“找我什么事?”

独孤轶牛头不对马嘴的道:“你一个月没出门,有人快要等得不耐烦了。”

“哦?”云澜眼里寒光一闪,“难为有人这么惦记我,那我就出去转转吧。”

“乐意奉陪。”独孤轶笑得像只成了精的狐狸。

一个月前,独孤轶和云澜初次交锋后,便开始调查她大婚途中遭遇暗杀一事。他的动作很快,不出两天就把一个人拎到了云澜面前,通过那人之口,云澜才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暗杀一事,根本是六皇子的母亲元妃在背后操控的,原因是觉得云澜配不上她儿子,又不能违抗圣旨,所以便想出了这么个损人不利己的蠢办法。毁掉云澜的容貌,又用药水洗去了她手臂上的守宫砂,做出失贞的表象,想借此来破坏两人的婚事。

但元妃万万没想到,她那个儿子实在脑子有病,居然会觉得“云澜”丢了他的脸,而派人绑架毒杀她,以至于白刃穿越,新人换旧人,两个月后,出手废了六皇子。

因果循环,一报还一报。

不过元妃却不这么想。根据龙卫传回来的消息,那个女人得知六皇子被废之后,整个人就有些不正常了,一直想伺机报复,怎奈云澜为了恢复功力,压根不出云府的大门,元妃等了这一个月,已经等不下去了。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