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段无伤篇之(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黄砖绿瓦的是宫室,中央汉白玉的是高台,满地残红。唐绝感谢这具身体真的是棒极了,直接将晕晕沉沉眼睛似乎睁不开的魏王抱了起来。

有风吹来,满天都是鲜红,唐绝为了装模作样穿上的白衣服也被魏王鲜血染成了红色。

孽缘。这便是她对这一场恩怨纠葛的评价。她有注意到人潮退去的时候不少人都偷偷兜了些花瓣——微微笑了起来。

魏王似乎也看见了这个笑,咳了咳,也回了一个。他似乎力竭了,控制不住一样将头倚在唐绝身上。唐绝分辨不清现在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感觉,总之……还不错。

不得不承认,她总是喜欢、习惯于掌控的,无论是相处方式还是……感情。

这给她安全感。

她低低地道:“你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遇上我。”

这话她说的理直气壮。魏王可不是倒霉?也许换个人绝对搞不出这么多纠纠结结的事来。

……早和和美美大团圆结局了。

魏王似乎很高兴,笑得极为轻松:“王兄这是承认了欠我的,所以……”

“所以下辈子你嫁给我吧。”

唐绝没回答,失笑。他们之间奇异的缘分、孽缘纠纠缠缠奇奇妙妙,她自己也分不清什么是今生什么是来世,可是如果真的有机会,有再一世,应了他……也未尝不可。

不过现在……

他躺在她怀里,他倚在她怀中,这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抱着老老实实的人像是抱着一只小熊,唐绝微微合眼,掩去眼里的乐呵嘚瑟:让你之前欺负我,让你害我难过,让你让我哭红眼,让你……

她无奈地承认自己的小女儿心思真的真的去不掉,无可救药了。

这些小心思魏王当然是接收不到的,他的眼微微地睁着:“这回真的死在你前面。”视线微颤,凝成一道惋惜的线。手里是之前揪着的那朵花,红彤彤的,没见过的花,他觉得,真的像这夕阳一样美。……可惜被不相干的人偷走了太多。

唐绝在后面把他俩贴得更紧。

手一挥又有更多的花落在他怀中。

魏王有点笑了:“我又不是小女娃。”

他显然是说不喜欢花啊朵啊的。唐绝心中挠挠,可是我喜欢啊。魏王似乎是享受这一安静的时刻——周围真的没有人只有血静静流着夕阳西下给每个人披了层金边真的很安静——没出声。唐绝搓搓他怀里的花,把头埋在他肩上。

为什么弄这么多的玫瑰?——当然不是为了显摆。

她静静地看着花儿在他怀里慢慢化成白光,钻到他身上。

她没说过么?这是治愈之力凝成的花。

和当初自然女神时走四方,自然神力光明神力不计成本地消耗,所到之处万物受益春暖花开是一个道道的。每一朵都可以救一个经受苦难的人。——这个她业务熟嘛。

到这,魏王显然是察觉到了不对,微微有点惊讶。

唐绝在心里哼哼,我没想杀你好不好。

治愈万千生灵,圣母娘娘自然女神,被她完美copy到了这里。——这算是真真正正的神迹了,那些偷花的人回去发现……

一传百百传千。有人欣喜欲狂有人追悔莫及。

她就有名,有徒弟,又有钱了。

…………

乱七八糟又恍若神迹的寿宴终于过去,魏王晕着被发现在自家寝宫里,身上的伤奇异的好了,身上还有小心谨慎包扎的痕迹……

做好事的人早已拂衣而去,深藏功与名!

唐绝又回到自己的大本营——云天之巅。这一回,她觉得这个名字真的好了,跟自己世外神仙的身份很配么。

她其实也有研究三百年前和三百年后有什么关系,譬如,自己现在搞这么大阵势,云天之巅和段无伤这么这么的出名,会不会影响三百年后的历史呢?她可是记得三百年后段老三说正史上没有段无伤,只有野史才有……

没有魏王的日子一开始有点枯燥,唐绝一边等徒弟上门一边想事情,渐渐地有了个解释。三百年后的慕容嫣曾说过,云天之巅和皇室的关系很好但是有一代皇帝和云天之巅交恶了!……会不会是那一任皇帝人为地刻意地抹了段无伤在历史上的痕迹?

这个解释唐绝觉得非常可能。皇权和神权(如果真的可以被称作神权的话)显然是很不容易和谐共处的。

就算前几代处得关系好,时间的流逝也很容易让矛盾加深。

唐绝望着空试探道:“我没猜错吧。”

随即是老头的笑呵呵:“很对!”

唐绝心里哼了声,这一切,别说没有你的手笔!

什么时空轮转,什么惨淡的情劫,说好的锻炼锻炼身体干脆变成了磨炼精神……

现在,她算是过了磨炼了?于是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三百年后的秦江月,你怎么处置的?”她这边已经突破先天,很不容易死了,过情劫的目的也达到了,那么秦江月的身体……

老头该不会多此一举还送她到三百年后,那么,魏王记忆里的“秦江月死了,死在慕容嫣前面”是如何发生的?

果然老头答了:“我做了一个你,把她放在那具身体里。”

唐绝无语,所以有个什么东西按照她的样子撑着秦江月的身体去刷慕容嫣的好感度了?……然后慕容嫣死了,记得她的好,后来变成了魏王。

果是孽缘。亦是奇缘。

老头道:“你这几世兜兜转转各个世界散落了不少灵魂碎片。”

这是解释如何“做”?然后唐绝眼神一厉,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样,虽然照老头的坑爹本性那真的可能是真的!

…………

老头反应很快,跑的也快。空空荡荡的云天之巅,只余唐绝一个人。

她撑着下巴坐着,眉头蹙成一团。她脑中生出个猜测,一个越来越清晰的猜测,可看来,老头铁了心不想回答,铁了心躲着她了。——老头是能即时地看出她心中所想的。

遁了。

她看着自己这双段无伤的手,摸着段无伤的胸口,听着属于段无伤也是属于她的的砰砰砰的心跳,嘴唇抿成一条线。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