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段无伤篇之尘尽光生(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唐绝憋着眼泪。

咱现在也是即将踏入先天的人物,咱不能太丢脸了。

慕容嫣说:定疆剑送往皇宫,换回一把刀,就是我现在这一把了。

是啊,你一把,我一把,咱俩一人一把,我把半身交给你。

只是你。

…………

三百年前的天空和三百年后一样蓝,空空荡荡的昆仑之巅,唐绝坐在大石头上看着工匠们呼呼喝喝地干着,她给了足够的银子,咳,那是卖了那匹御马换的银子——想必不久就能看到三百年后云山雾里云天之巅的飘渺壮丽景象了。

三百年后学来的医术,云天之巅的医术很出色,她安安心心待在昆仑山上调养身体,感觉真是一日好过一日。倒是定疆这一阵子经常响啊响的,想忽略都不行,慕容嫣说这是感应,她和这把剑的感应。剑鸣即心鸣。想着它也许不久之后就会到了那个人手里,被那个人轻轻抚着,唐绝看着它,眼里都是柔意。

抽出,轻挥,山石破碎,雷音炸响,仿佛空间都被劈碎几分。

天人合一。

人剑合一。

她懂了这把剑,懂了自己。

想必现在用那把琴真的能弹出山河壮丽之景了吧。

一道明而百道通。

……等等,那把琴……

还在他手里。

所以……要回去?

等自己死了,丢给他一把剑,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剑心既已通明,那自然是……想去便去。

…………

昆仑距离京城有点太远太远了,尤其是没有钱,没有马……好吧,她承认自己永远也真正干脆不起来,依旧是有点近乡情怯的情绪,所以有点慢了。

却在大街上,人潮里,茫茫人潮,看见一个不该在这里的身影。

她知道段无伤身姿生得挺拔,她也不想用男身做扭捏之态,这算是她古怪而任性的坚持,刚刚突破了先天,所以看起来必然是潇然清举,俊美十分,咳,女为悦己者容,咳咳,男,咳咳咳,乱七八糟总之,总之,她十分在意,在意……

在意,在意他啊。

钉在原地。

眼中自然笑笑。她想自己的眼睛一定变得弯弯的,段世子的眼睛也很好看……咳咳咳咳,她这辈子也改不了颜控本性了!

不丢人!

段世子,你没在一旁笑话我吧。

手被拉起来。呃……大街上男男授受不亲!

她还没挣就被放下,那人眼中一片了然。唐绝心中更软。

“微服私访呵。”她说。

“不是魏王。”

明白,不是魏王,就是平民百姓了?

“王兄在计划什么?”

“嗯?”我怎么听不明白?

“王兄怎么打算的?”

唐绝觉得自己听不懂人话了。

“王兄要怎么对付魏王?”

唐绝敛眉。段无伤,被囚禁的段无伤段世子,十万远征军的主帅段世子,自然,是要对付魏王的。她也有这般打算。

只是相处的时候总是把他看成单单的段无咎罢了。唐绝和段无咎当然是般配的一对(谁敢说不是,拔剑伺候!),段无伤和魏王却是生死大敌。

她从没忘过。

远征军,不知怎么死掉的老魏王,那坑了爹的魏王戾王不得不说的野史故事,被关着,弹尼玛的琴……

不把魏王狠削一顿,怎解段无伤他心头之恨!

一定要找补回去。

咱们有恩偿恩,有仇报仇!

唐绝看向那个人,却见他都是笑意盈盈。好嘛,明白了,段无伤吃的亏一天没找回来,他一天不怕段无伤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

是风筝线。

很奸呐……在这儿等着她呢。

唐绝没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小子等着吧!

魏王扬眉——我等着呢。

唐绝嗤笑。他们,这是怎样一种缘分。

…………

和魏王把臂(?)同游,这是他们所过的最心平气和的一段日子,魏王经常不言不语,但眼睛会说话呀,他们倒是默契十足。

魏王刚刚登记,确实是很忙的,大约一个月就回京了,唐绝看着他的背影心道:下次再见就是刀剑相向了哦。

夸奖一下云天之巅的医术,段世子倒了霉的身体均已恢复,当然,其中也有突破先天的缘故。突破的是境界,同样的是剑道,有那一回戚瑶人剑相合的经验,唐绝发现真的是一切顺利。当然了戚瑶那一回是被迫的,被魔剑强大的力量灌注的,生生带上去的,这一回,却是她自己凭自身能力和感悟自我突破的……

说一千道一万,天人之境,万物我用,心境通明。在修真界可用的力量大点,在这个武道世界就小点,但也达到了老头的期待吧——道在心中,以后随便到了哪个世界,适应适应就应该能拥有该世界相对超然的力量。

从角落里扫出老头交给的任务——名动天下。唐绝掏出偷偷昧下来的笛子,吹吹,技巧不咋地,却见千人万人陷入迷境。

她现在正坐在花楼上。

心情变得很好,因为,她的催眠回来了啊。心间迷雾尽散,一切束缚均可脱。

策马入京,魏王,我来了呦。

作者有话要说:ps:我有明珠一颗,就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