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段无伤篇之石破天惊(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唐绝木着脸看着马后炮一般赶来的侍卫们急吼吼解决了远处墙头上的刺客,看着他们叫御医来,看着御医给魏王处理伤口……没人搭理她。想必是听多了魏王和戾王不得不说的故事觉得不知该如何对她才是吧。

捻捻自己手指上的伤口,其实这是她故意划破的,前夜里哭了一通,她心情舒畅不少,今天一触琴,她就觉得不对劲了——从前也弹琴,只是觉得糊里糊涂的玄妙,现在却觉得自己那么一弹几乎整个人沉浸在琴音里,和整个天地融为一体!

她再笨也该知道,自己的琴,是接触了“先天之门”了。

那么,魏王总是要听她弹,原因就很明显了——魏王他识货!是想从琴音里得到什么好处么……这种猜测一经生出,就让她十足惊骇,还没想明白利弊,就身体快于脑子,划破了手,终止了琴声了。

至于魏王为什么救她……

她看见榻上魏王缓缓睁开了眼,显然的,魏王看见她在身边,眼中划过复杂的神色。他这又是什么意思,唐绝摆出段无伤版本的严肃脸表示……自己真的不清楚。

魏王却先开口了,内容让唐绝想拧眉:“王兄是在想着本王替你挡箭,是不是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唐绝板着脸没做回答,魏王太不对劲了。

魏王肩上有伤,侧倚榻上,唇有些白:“王兄这么想是应该的。”

“想来王兄是有很多东西不懂的。”他头发还是一丝不苟的,唇边却绽起笑花:“那我就给王兄解惑吧。”

“王兄很不愿意给我弹琴么?”他的笑意有点危险:“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听王兄弹琴。”

唐绝板着脸不知做什么反应才好。

“王兄似乎很厌烦和我相处,王兄想必也看不上我的为人。”

被问的人没有出声,魏王发出一声低笑:“王兄,你该知道现在外边在传什么?”他盯着她的眼,一字一字说得缓——

“王兄想必很厌烦,觉得耻辱,可那于我,谁知道说的是真是假呢?”

唐绝大大一怔,对面人已掩面笑了起来。

她却从那笑里听出针扎似的痛意来。

那痛意不知怎的让她想回头。便不再看他。

魏王今日真的和平时大不相同,调/笑道:“王兄且不必担忧,本王不喜欢男人。”

唐绝也笑了。点点头:“我知道。”

魏王看着她目光放空说出这样的话来——

“皎皎秦江孤月轮。”

唐绝睫毛一颤。

魏王没看见,似乎沉浸在回忆里:“我只是把一个和王兄有点像的女子放在心上了,她说喜欢我,我也说了……要嫁给她。”

唐绝心里的惊涛都要压不住了,魏王看看她的表情:“王兄很吃惊?不必的,当时候我说那话,确实是心甘情愿的。”觉得她不会理解,便笑着摇头:“王兄也不必很懂,只要我懂得……就足够了。”

“我走了眼不知哪根弦没搭对,把王兄你认作她。王兄你在乎远征军在乎妻子儿女就是不在乎我,她跟我说小师叔是她心上最珍最重,我只是有点承受不了,罢了。”

魏王说了这么一长串话,扯动伤口,咳嗽几声。

“王兄也知道,咱们从小到大灾劫太多,也太艰苦,我不知哪一日突然忆起她,一遍一遍回忆,就觉得此生一定要找着她。”

他在笑:“其实,我觉得,从前时候我虽然答应了她,但还是不喜欢她的,不过现在,却是喜欢了。”

“我一日一日回忆,只觉得她待我最好,让我如何不……”又咳咳。一旁不知为何就心虚无比的唐绝给他递上帕子。

魏王接过,笑了起来。

“我一十二岁有了记忆,一十四岁看见那把剑,觉得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了。”

“父王把‘那个我’的刀给了我,我就想着隔世了,我竟还能拿到那把刀,那么剑呢?是不是会回到她手里?我把那把剑当做寻到她的契机,熟料不久父王设了隆重大宴,竟把那把剑放在王兄你手里了!”

唐绝有些干涩:“……定疆?”

“是。”魏王无奈地笑:“她当初一直扮男人,她自己也喜欢,可我万万不敢想象她竟真的会变成男人,那个男人还是王兄你。”

魏王这一会儿笑得比一年都多。

然而他的笑都透着一股悲凉意味。

“我满怀忐忑和欣悦前去试探,我说了只有我和她知道的事情,可王兄你全然没有反应。”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