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段无伤篇之春日清音(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死成?

——魏王以为那个“风寒”是她想自杀?

……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没等她做出反应,她被魏王咣当撂了回去,魏王转身离去,却在门口回了头,眼珠比刚才还要红一点:“不想想便不要想,想不起来就别想!你猜对了,本王确实拿你没办法。”

咳咳几声,唐绝把自己的衣领子理顺,上扬着的嘴角怎么也压不下来。然而眼角也是有几滴泪掉下来的。

让唐绝感到遗憾的是,自从“自杀”事件之后,自己身边的守卫变得更多了,魏王加派人手防止她哪天想不开去死的意图表现得如此明显,她的抗议全然不顶用。

不过她日渐“放肆”的态度显然是招了魏王的眼。

“王兄,你很开心啊。”魏王眸子里明晃晃的质疑,疑惑。

“苦中为乐而已。”小子,我能说,我每天看见你就很开心?

她真的压不下嘴角!

之前例行的弹曲子也没那么排斥了,虽然有了更麻烦的事情——必须克制,不能把真情实感带出来。

“王兄,怎么了?”她弹着老掉牙的这一支曲子,又停了。

“为什么总是我弹?你把我做优伶用么?”她知道当初是误会了,魏王有慕容嫣的记忆,显然用不着从她的琴声里得到什么。

魏王没答话,唐绝看见他手指捏成拳。

……他将她往死里踩,这个过程中,不知是谁反倒受伤最多……

唐绝却是一笑:“王弟也是多才多艺,现在轮到你了。”这个是猜的……

她看见青天白日,魏王袖里出来一支竹笛。

悠扬的曲调,蚀骨的情,彻骨的悲,烂熟于心的曲调,还有他看过来的眼神……

她不知花了多少辈子的努力才把眼泪生生压下。

放下那笛子,魏王声音有点飘忽:“我以为你不想听我的。”

他在陈述这样一个事实。

唐绝暗暗咬牙,但仍是有一滴眼泪划过眼角。

真是的,不知道哪哪辈子欠了他的,要这么多的眼泪来还。

……你不是有一段剜了心也忘不了的情么?

……自然,剜了心也放不下。

&&&&&&&

在这春日,有人给她吹了支曲子,她觉得,永生永世也忘不了这一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