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段无伤篇之展露真实(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段无伤流了泪。跪着的汉子高明因为角度问题,自然没看见他们世子这么败形象的一刻,和,慢慢坚定了的眼神……

段无伤擦过眼泪,叫他起来。高明喜滋滋的:“世子爷,兄弟们派属下先来探探,咱们马上就能救世子爷您出去了!”

段无伤含笑点点头。

也许是顾及他们世子这段日子心情不好,先遣队员高明是个大大咧咧说话啰嗦却讨人喜欢的:“咱们这一路上可顺利了,这肯定是老魏王爷在天保佑,世子您鸿福齐天的缘故!”

段无伤的表情看不清楚了。

高明:“那些乱传世子爷您坏话的棒槌被俺老高教训了个遍!”

“谁?”

“咱们军里面当然没有这样的人,都是这一路上遇见的,一群蠢人!这都是段无咎那乱臣贼子的阴谋!”高明义愤填膺。

他们的世子爷只是叹了声气。

“红狼卫已经接近京城了,属下来是让您先做准备,红狼卫来了一大半,军师一开始还犹豫,咱们一拳挥上去……”段无伤盯着他,他摸摸头了:“呃,那个,那不是军师一直说什么‘再考虑考虑’、‘不要着急’之类乱七八糟的话,咱们忍不住了么,就搞了场……呃,兵谏……”

他们直接威胁了军师,似要哗变,军师妥协,他们如愿以偿来了京都。……饶是粗犷如高明也是知道这样是有点不妥的。

之后是来来往往的叙话,时间流逝的很快,不一会儿,趁着侍卫交班混进来的高明便知道这是该离开的时候了……高明不情不愿地退走,走的时候还频频回头,像是极为的放不下心……

…………

下过雪又一天,雪有点化,这往往是最冷的时候,可就是在这么冷的当间口,当今大魏天下的主宰者魏王又驾临段无伤的住处了……

侍女给他们烫酒。

段无伤谨遵太医叮嘱是会喝茶的。魏王一如既往的闷葫芦一样不开口说话,阶下囚段无伤显然也是没有挑起话题的好兴致的,俩人相对而坐,只那边侍女看着的炉子上边水咕噜咕噜地响……

当魏王说王兄你伤既然好得差不多了那便再弹一曲与本王听吧。

段无伤笑呵呵地道:魏王殿下您的算计都成了便不要在浪费感情了吧。

魏王段无咎捏着杯子的手有一瞬的顿,却照样一饮而尽,才把视线落在段无伤身上。

似有些感慨地道:“王兄都清楚了。”

是陈述不是疑问。

那酒杯被他捏在手里把玩。

段无伤回以嗤笑。眼睛里却带了认命了一样的索然:“你赢了。”

魏王对上他的眼了。段无伤却突然抢过魏王那边的酒壶,掀开盖,往自己喉咙里灌下去,魏王什么也不说,看着他动作。

段无伤很随意地放下那酒壶,有酒淌下他的嘴角,他眼里有一瞬的悲,却转瞬即逝。再一次说:“你赢了。”

“堂堂魏王真是好手笔。”似在称赞:“大抵讲计谋论算计,我真的不如你。”拎起一边的杯子给自己斟上,再饮。

“我知道,一开始就是死局。”他浅浅的叹。

“你是没留活路给我的。”说到生死段无伤其实没什么感觉似得,可是接下来就是苦笑了:“多清楚的一件事。我活着,便是你引诱远征军一拨一拨赶来送死的诱饵,你只要稍稍放出什么风声去,他们担心我便会上钩。”

他看着魏王的瞳子:“你将要收网了吧。

魏王不语。

“可我还不能死。我死了,远征军最可能的结局便是造反,造反,他们确实能让你伤筋动骨,崩下你一口牙,可他们落得着好吗?”

“尸骨无存,抄家灭族罢。”

他调/笑:

“只你用的那个办法也太上不得台面。所以,这就是我输给你的原因?比谁不要脸?”

这一回魏王眼里竟染了笑意了。

他点点头:“王兄说的没错,远征军里最硬的骨头,过半已经离开军营了,而他们的每一步,都在我的监视之下。

段无伤呵了一声:“你现在告诉我,只因你已不在乎我知道,不,你是从来不在乎我知道。你的意图从来没想着隐瞒过,你只要一个饵,一个不会自杀的鱼饵,只要这个鱼饵存在了,会给你引来鱼儿,鱼饵怎么想的从来就不重要。”

他盯着魏王的眼:“我确实不会自杀,所以,明明知道你要做什么,还只能看着你一步步做了。”

魏王似有赞赏:“王兄比我想得心思细。”

段无伤呵呵地笑:“你是指我回京,一头撞进你网里?那就要称赞你的演技了,二十年如一日,我真的输的不冤。”

有点自嘲:“我承认输给你,我又不是输不起的人。”

“王兄之前还说本王永远赢不了你。”

“你就当那是我最后的挣扎好了,毕竟,承认自己技不如人,承认自己因为技不如人会害死生死弟兄,真不是件简单事。”

他眼里又有那种悲了:“作为鱼饵还是心存侥幸的,可见了高明我便知道,你将要收网了……我猜对了。”

“输便是输,这世上输了便要付出代价,我懂。”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