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特殊世界之云天之巅(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是大魏立国三百年的冬至,天上扑朔朔落着细雪,人们裹得严严实实,可还是有雪落在脖子里,沁凉直到心里。天上阴蒙蒙,日头早已看不见,可人们还是知道现在是午时时分,只因不远处长秋殿外鸣起的钟声,嗡嗡嗡,如敲在人们心上……长秋殿,这是前朝的名了,延续到现在,因为前朝亡国之君便自尽在这里,到了大魏新朝,统治者为了彰显威仪,每逢重大的或有警示意义的重犯将被处刑,都会放在这个地方。

长秋殿之前的广场。

午时三刻,处斩犯人的时刻,午时鸣钟,唤京城人前往观看——以警世人。

皇家鼓励,民众们给面子响应,不出半刻,长秋宫前不甚宽敞的地方就挤满了围观的人。有明眼人就发现了宫殿之北距广场一二百长的茶楼里,支起的帘帐——有人,非尊即贵之人!这座茶楼已经存在两三百年了,在长秋宫这么敏感又晦气的地方边上,做生意能讨着好么,闲的没事的人绝不会这么干,故而人们隐隐猜测,这茶楼是归属于皇宫大内的……

在这个皇权与武权并存的世界,皇室为了培养子孙后代显然是用足了心思。

他们猜对了,此时茶楼三楼雅间,大魏朝年轻的帝王正闲闲坐在圆木桌旁,目光时不时扫过下面的人群,有点无聊。他身边的是他的亲弟弟两个,亲儿子三个……他站起身来带头俯瞰,立马,身后就被站满了,几个皇子站在椅子上向外张望着。

“皇弟可满意了?”

旁边那个细眉薄唇面染风流之色的小年轻眼中划过得意:“那是,敢把手伸到兰心身上,就要有被砍掉的准备!”

他说的没错,敢向他心尖尖段兰心伸手的,必定会被砍掉,实例就是下面这被一群彪形大汉压上来的身带枷锁头发披散的女子。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人群已经停止骚动了,只因今天的主角归了位——斩刑,工部慕侍郎家的三小姐慕嫣。

慕嫣这个人在京中其实是很不有名的,说起这个名字,大家伙儿心里只会浮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实在想不起她有什么事迹,有什么能耐……京里名媛闺眷这么多,各有其能各擅专场,出身高贵的也多,哪里轮得到一个啥也不突出,丢在人堆里都溅不起个浪花来的来吸引大家的目光?

可最近几天她真的大大出了风头,皇帝陛下的亲兄弟瑞王爷看上了春花楼的兰心姑娘……咳,春花楼是什么大家自行脑补,兰心姑娘蕙质兰心姿容不俗,不知怎的就对了瑞王爷的胃口,惹得瑞王爷为了她像皇帝陛下誓曰此生此世非卿不娶非卿不要,瑞王爷撒泼耍赖十八般武艺都用上,犯了难无了奈的皇帝陛下逼不得已只好拍板子应了……于是乎大魏三公子之一的瑞王爷有了主了。

大魏三公子,整个大魏最出色的三个年轻人,瑞王爷的当选有他身份高贵的原因在内,不可忽视的,他勾人的相貌也是尤为重要的加分点。他是未婚姑娘心目中最最好的那种夫婿人选……

他要成亲了,他有主了。

总是有许多的闺中女眷不服的。可是,等着看好戏的众人万万没想到,先站出来的,不是追瑞王爷跑追得有劲的侯府小姐宰相千金,而是……名不见经传的侍郎慕家三小姐慕嫣。

慕嫣很显然是心肠歹毒还愚蠢的,她直接花银子雇了江湖人士要毁了卖艺不卖身兰心姑娘的清白……被抓个正着。其实,谁猜不出来呢,兰心姑娘身边有瑞王爷的人时时保护着呢,傻乎乎撞上去,慕家三姑娘的智商实在让人不敢恭维。结果很简单,敢直接把手伸向瑞王爷发了话要保的人,伸向未来的皇家媳妇儿,她慕嫣不倒霉,谁倒霉?她迅迅速速被抓住,判了死刑,拖到长秋宫戴了枷锁一气呵成。

场子中央的慕嫣垂着头,也许没有垂头,她的头脸完全被遮住,谁也看不清——有一头好头发,身上的衣服很单薄,露出的手腕子上有勒痕,远处看身形还是个美人呢。茶楼上的瑞王爷觉得隐约有点不对,但撇撇嘴又释然——他来只是响应皇兄的召唤,陪陪没见过血的侄儿们,兰心还对他娇嗔说不要变心,可这个慕嫣配得上他分心一点么。

雪下得有点大了,围观群众似有些不耐烦,好戏开场前的那一刻总是让人觉得愈发焦急枯燥的,当是时,雪已慢慢停了,天空有了漂亮的亮白色,遮住太阳的云朵也纷纷散去,有光影投射下来,一个人影出现在街头,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人身姿挺拔背后背着什么长条状的东西,一步一步移近,脚步轻缓青衫在随风飘着满头青丝高高束起,他越来越近!哦,清贵隽秀的眉眼,专注的眼神,独一无二出尘脱俗的气质,已经有人惊呼起来了!

轮廓这么熟悉眉眼也熟悉感觉呀熟悉,不就是和瑞王爷并列大魏三公子称号的,那个三公子里唯一只靠个人能力便能与瑞王等人并列的“琴绝”——顾奢么。顾奢,没人知道他从哪来,只是三年前出现在京城,一曲琴音引得半城如醉。据传他的琴声造诣已臻化境,在这方面五十年没人敢挑战的枯木禅师恰巧听到了,也只感叹了一声“老了老了,老衲不如”就渐渐隐去了……

在任何人眼里,出尘脱俗能弹出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那般轻渺浩大琴音的顾奢和刚刚因为追男人声名狼藉了的慕嫣,是没有半分交集的,可现在,为什么顾奢一脸欲言又止看着慕嫣,而慕嫣,连个眼神都不施舍他……呢?

顾奢常年隐居深山,身上自带草木香气。

“你来了。”好一会儿长发披面看不见脸的慕嫣才发出这么一声。周围人一瞬没了呼吸,不是因为她突然出声吓得,也不是惊讶于她对顾奢爱答不理的态度,而是……那是怎样一种声音,他们只能形容,渗凉,直直凉入心底。

虽悦耳。

然,冷若冰锋。

顾奢倒像是习惯了一样,摇摇头,退到到周围一块石头上撩衣坐下——一层薄雪而已,只是让天地澄澈半晌,并不能带来过多泥泞,没见,石头上已经渐渐全干了么。

顾奢不是在意这个的人,众目睽睽之下,长秋广场之中,他轻轻从背后取下那布包包,取出的是一把瑶琴,之后,修长指头掠过琴弦,指尖轻捻,其意铿锵!

“你不该来。”还是清冷的声,众人努力适应,已经能压下心悸感了,没错,慕嫣的声音竟给了他们无端的压迫。

顾奢却浅浅地笑,一撩琴弦,带起一串细碎轻音:“我想来便来,你瞒着我们去死,是想舍了我们这些人不顾么。”

“你来晚了。”

“不晚,你怎知我们便是无能为力?”

众人被他们的对话搞晕,下一刻却都抽了口凉气!只因一直垂着头的慕嫣竟抬起了头,他们看清了她的脸!冰雪何凄凄,明月何皎皎,她的脸确实配得上那把声音,素白的脸淡淡模糊的眼眸,只一抬头便暴露在众人眼里的冰霜之气,扑面而来的压迫感,众人只觉心嘭嘭嘭直跳!

这是……慕嫣么。

她一直没什么表情,扫过来的目光也是淡淡的,冲着顾奢的方向道:“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茶楼上的皇帝王爷蹙起眉毛,刚刚慕嫣的感觉,平头百姓不知道,他们还不知道么?皇帝与瑞王对视一眼,压下眼底忌惮与深思。他们身后的侍卫,刀却出了鞘!

顾奢苦笑一声:“赶我走么。无论如何,既是诀别,便让我奏一曲作别。你不觉得,我现在想走,也晚了么。”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