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一身双魂(三)(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之后便是一来一往的试探……大皇子似乎不甘寂寞,仰着他那可爱的小脸凑到蒋嬷嬷身前了:“嬷嬷,蹲下!”极纯真极无邪。

可就是这种纯真无邪将蒋嬷嬷送上死路,于是,对着他的那个人甩都没甩他——乖乖,嬷嬷老了,耳朵不灵便。

大皇子一哼,眼中划过怨毒的光,之后嘻嘻一笑,凑到纯妃耳边嘀咕,似乎是有了什么好点子,智珠在握了……纯妃温柔地摸摸他的头,蒋嬷嬷还是没看见一样,直接把她们当了空气,是的,很久以前,蒋嬷嬷便对他们没好脸了。

纯妃也不恼,细声细语慢腔慢调说了几句,蒋嬷嬷含含混混应对,如此这般,足足半个时辰纯妃才拉着大皇子离开,临走前若有所指地道:“本宫殿里的芙蓉花开了,嬷嬷得空去看一遭吧。”

唐绝看着他们的背影,蹙起了眉头。纯妃的来意她大致清楚,皇帝知道林婉儿活过来就达成了目标,很顺理成章地冷落了纯妃了,他这两个月可是从没踏进后宫一步,纯妃消息也挺灵通,便来蒋嬷嬷这探探情况……

最后的那一句……唐绝愣了愣,芙蓉花是林婉儿喜欢的花,她和小皇帝当年结缘就是小皇帝抢了林婉儿看上的芙蓉花,林婉儿追着他跑了两条街……纯妃说这个……唐绝眨眨眼,看来是知道现在的蒋嬷嬷,已经变成林婉儿了。

这个……真有点出乎意料。不过也可以理解:纯妃其实一直知道皇帝对她的感情变化的,称得上了如指掌也不为过,她以为自己足够了解皇帝,可最近皇帝的转变……能斗倒太后,纯妃的能量显然不小,她调查,再结合她自己穿越重生的经历大胆猜测,便能把林婉儿的身份猜个七七八八了。

至于她为什么要说出来……这个唐绝表示真不明白,她对宫斗的理解只停留在表面层次,真猜不出人家宫斗小能手外加高傲修真者的心底想法。

也许纯吃饱了撑的呢。

斟茶给自己慢慢饮,咂么咂么嘴,这茶的质量真好,皇帝果然不小气,这真爱,她还能沾点光!喝了好一会才平复心境,没办法,见了刚那俩人,蒋嬷嬷的残念又汹涌起来了!提醒自己别忘了任务——

为已死了的太后复仇!

纯妃沈亦蓉!

等等……唐绝猛地睁大眼,说到“死”,她突然想起来一件被忽略的事……林婉儿,是怎么死的?

记忆里没有!霍地站起身来,林婉儿的死,在她和皇帝的这一段故事中还不是顶顶重要的事?——病死,事故,还是被害死?

冲出门外,就见皇帝立于廊下,一身青色常服,静静望着这里,眉目染了霜,见了她,浅浅一笑。——站了很久了。

她便过去问他:“你知道林婉儿是怎么死的?”

皇帝根本没听出她喊了林婉儿这个名的破绽,只被这个问题问晕,看着她,眸子里有伤痛闪过:“是太后。”

唐绝被这个答案惊了惊,却又觉得……情理之中。

皇帝定定对她说:“她想她侄女做皇后,便……她侄女给我杀了。”

……破罐破摔了。

唐绝清楚皇帝要把自己真面目展现给林婉儿,可她哪是啊……婉儿婉儿快出来……下一刻她便感觉自己被白茫茫的雾包围了,有点惊讶,然后被神魂传过来的信息安抚住……林婉儿的魂魄向她道谢,说她终于稍稍补全了魂魄,能出来喘口气了……唐绝拍拍胸口笑,这样好这样好,终于不用担心自己一个不慎,给人家一对有情人搞砸掉了……

皇帝正静静看着林婉儿,等她的答案。十年,他变了那样多,她……

林婉儿却怔怔望他,眼角的泪一串串淌下来。

她问:“你想我活?”

他赶紧点头,又小心翼翼伸手,见她没躲,便小心翼翼给她擦那眼泪。她任他擦:“你看我现在这样子……”从他的瞳仁中,她看见了自己现在的模样。白发苍苍,不丑,但也绝称不上好看了,年纪大又遭了灾,形销骨立。

他眼中却浮现了隐痛,咳咳几声唇角又染了血。脸色迅速灰败。之前刻意不去想,可如何能忘了,以为她是蒋嬷嬷,自己对她下了那样重的手,他差点就……亲手杀了她。

他不敢想,可如何能不想!

他只觉得周身空虚,安静得可怕。

他不得不想,婉儿附在蒋嬷嬷身上,知道了他的变心,根本不愿意认他,婉儿以为他变了心,只在临死前才不甘不愿,不,或许是故意地,告诉自己她的身份,那是为了什么?是心灰意冷还是心生怨恨?或者如她所说,喊他一声便是履行了承诺,之后各走各的两不相干……

他觉得自己该认清现实了,既然这样,便不要去打扰她,婉儿脾气不好还固执,决定了的……便再也改不了了。

老天爷在玩他,他做了那些,想悔改,没机会了。

他强逼着自己不要哭出来。

他在婉儿心里的印象已经这么不好了,现在,是不是该识相地走远一点。他该不该庆幸,婉儿似乎不恨他,只是……不爱他了。

不知为何胸口的疼压不住了,原来愿意装可怜,现在却想转身走,别让她看见自己的狼狈……

只是,他真的还想辩解一番,他……只想她活过来而已。

她正笑得恍惚看他:“你想我活?”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他不明白,但顺从心意点点头。

她抿唇啜泣起来。从唐姑娘的传讯中,她大致懂了那些,真的……天意弄人。

十年煎熬。孤魂野鬼的日子太冷太难捱,明知道他会灼伤她,她还一直往那凑,今日才知,只因他对她太重要。无怪当初一句话就能使她神魂炸裂……他对她太重要。

抽噎到不能自已。真的恨过。怎能不恨,很得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现在却不过一场……周身一阵温暖,暖到让人心酸,很小心,她当初恨极了的声音传来:“别哭,我不逼你,不想见我便不要见,便是太厌烦我,你说……我便听。”

她终忍不住大哭。死死回抱他。

“我真的很难受……做鬼很冷,很黑,很怕!”

“……别怕。”他说,“是我不好。”

“我恨你!”

他的手微微的抖:“……恨吧。”

他一阵吃痛,原来是被她咬上了手。她极用力,死死地咬,血顺着齿痕流下,却没她的泪多。他任着她咬。

她咬了一会儿便放下,他僵了下放开她,后退一步,又把手背过身后。她把头撇过一边,回过来便对上他凝着她的眼,那眼里有不舍有伤痛有……决绝。

她突然喊道:“喂!我说……”

他静静看着她,极认真地。

她说:“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看见了!我看见你跟沈亦蓉,还有那个叫萧链的小孩!”

他不受控地垂下眼,站成一块石头。

“我讨厌他们,讨厌那小孩!”

他扯出个僵硬的笑。

“可你是不是就这一个孩子了。”

他抬眼看她,眼中了然和绝望。

她有点急:“我没说要走!没说给他们腾地方!我是说……”她跺脚了,“我是说,哎呀,我是说我确实很介意没错,但,但……”咬咬牙吼出来:“但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

“你,别折腾自己了……”

</li>

作者有话要说:抱抱亲爱的们~

、初华ˇ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5-19 01:38:43

阿海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20 18:49:24

春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20 17:44:50

小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20 11:30:45

二呆风中数呆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19 21:30:16

二呆风中数呆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19 20:3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