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一身双魂(三)(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快说说!我等着呢。”她的催促响在耳侧,他无奈笑笑。

很蛮横。很久之前,婉儿便是这样了。

“若我说……”他垂了眼,有点犹豫地说出这样的话。

“若我说我对沈亦蓉,是假的呢。”

他说了出来,半晌没听见回答,心中慌乱一片。又觉得喉中有什么在翻涌,怕吓着她,生生咽下。

那一年回来,却知婉儿已死,他根本接受不了,便成行尸走肉……

婉儿的尸身被他冰起来置于雪山冰窟之中。

之后寻遍千方万法,只求她能回到人间一刻。

与天挣命,结果可想而知,一次一次的失败,他都要坚持不下去了……

后来却见了沈亦蓉。沈亦蓉竟穿了婉儿爱穿的衣裳,他心头火起,更厌烦别人打探婉儿的消息,气着去调查……沈亦蓉不是原来的沈亦蓉了……借尸还魂!复生!

他死掉的心又重新跳起来!

之后,便是用尽手段也要从她那套出复生之术,谁知,谁知这一切,却被婉儿看在眼中呢。

无地自容。悔恨难当。

他都做了什么,沈亦蓉冷心冷肺,他在她面前倾表诉衷情,上蹿下跳有如小丑,而他的婉儿……他死要护着的婉儿,被他伤得最深……

他也想笑了,便笑起来。

笑出了泪。

他只想婉儿能活过来,便是他如何,又能怎样。

现在看来,不过一场大大的笑话。

“假的……”婉儿似乎不信,“那我见的那些,还有大皇子……”

他垂着眼全身使不上一丝力气,只剩了自嘲。

沈亦蓉有莫测之能,他只好时时刻刻演下去,才不至露馅。

他活着犹如虚幻,都不知自己为什么能演那么久,一直是强逼自己,结果……自然是自讨难受。有时候会给自己用药,回来后便死一样地吐,没的吐,便只有血了……现在想想,多矫情,多可笑。

……何必呢。

他早看出来了,沈亦蓉有秘密,人家又是坚定人,无论有没有情,都只一个结果——套不出来。可他,就是抓着这根稻草死死不放,直直入了魔障……

沈亦蓉怀孕,他惊吓万分!明明……又想想沈亦蓉的手段,便释怀了,之后,沈亦蓉遭了那么多的明枪暗箭,他又能说,其中多少不是出自他手呢。

翻涌的血咽回喉咙。

他做了那么多蠢事孽事,如今,遭了报应了。

他的婉儿回来了,终于回来了,可,已不想要他了。

他千般算计只想让婉儿复生,可她并不需要,他自以为是的牺牲,却把她推得更远,瞧瞧他说的那些浑话,再瞧瞧那与他血脉相连的皇子,如果他跟婉儿说我都是不得已的,我都是为了你,呵,她会不会一巴掌甩他脸上?

就算,就算万幸她能理解他,可十年,他们中间夹了十年,十年物是人非,婉儿还是婉儿,他已不是他了,还,回得去么。

他折磨自己十年,得到的结果便是,他愿意付出一切只要她活着的人,已然,对他心死了。

又是一阵昏沉摇摇欲坠,他很累了。

…………

唐绝接过昏迷过去的皇帝,给他拍几下,把血弄出来——睡过去,喉咙里头有血,别给自己呛死了。作为吐血专业户,她有经验。

……接下去该怎么办呢?

刚才是她让皇帝睡着的,皇帝什么话都没说出来,还是她探到人家脑子里才知道的,原来是这样……

她都能预测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了,皇帝说出真相,然后怀着一点微薄的希望问问婉儿……你能不能别怨我,原谅我?

唐绝感到心痛,若是普通的皇帝与随便一个女人,肯定不会计较这么多,可谁让他们一个是林婉儿,一个是萧桢呢。她只是微微一探,便发现萧桢那里为了一个人愿意牺牲一切的绝望般的爱意,一点不比自己胸腔现在汹涌着的林婉儿的少。

就因为他们曾那么相爱,所以这个问题才那么艰难,大抵越完美的爱里,越容不得沙子,容不得半分迁就。

这让她怎么回答?

原不原谅?说不原谅,这家伙受不了死了怎么办,林婉儿还活着,醒来却看见皇帝死了……可原谅,她真没法替林婉儿做决定。

唐绝大发善心给皇帝掖好被子,再去喊太医,顺便探讨一下病情。

摸摸胸口。

呼……婉儿,婉儿,我知道你在睡,可你知道么,害你差点魂飞魄散的那个家伙,那个家伙有爱妃,还有孩子,可他很爱你,很爱很爱,爱你爱到不要一切,你,还要不要原谅他……

…………

再一次帝王醒过来,便被梁公公告知蒋嬷嬷微微有恙,要请几天假休息,蒋嬷嬷早已成了帝王身边红人,他们不敢擅专便来报知陛下,帝王怔怔不语,半晌说召御医给看看,又挥了挥手让所有人下去。

望着她住的那个方向,苦笑一声。

……很好了,还在他够得着的地方,已经足够好了。

蒋嬷嬷这一休可休了足足一个月,渐渐从众人视线中淡出,帝王表现的也够平淡,可梁公公还没来得及庆祝他们陛下终于脱离了蒋嬷嬷的魔爪,下一刻便被帝王梳子上的几根白发惊得瞪大了眼。

他们陛下刚过而立,便……

接下来他又发现帝王总是朝着那个方向发呆,后来干脆徘徊于那门外不去,静静站着也不打扰,里面的人一开始不知道,后来推门而出明显是吓了一跳!而他只静静站在那不上钱也不出声,后来的后来,大家都习惯了……

日日不辍,有空了还会站一天,不过下了雨也知道躲起来,不会傻淋着。

蒋嬷嬷有一日看见他的眼睛,便知道了他的意思——

我这一生不长,你也不长,你活着,我便不会随意糟蹋性命。

只因我知道,一个死了,唯留一个活,是多痛苦的事情。

蒋嬷嬷有点僵硬地回头。

回到屋子里就捂脸,然后闭着眼睛在心里呼喊——

婉儿婉儿,快醒过来……

你再不醒过来,他真会出事的!

她默默坐着,有点怨。怨天意弄人。

他们明明相爱,很深很深,这么多世界,真爱,她只见了这么一对,可老天爷却不给他们点怜悯,一次一次把他们隔开。

…………

她一次又一次把自己得到的消息急切而又小心地传给林婉儿,希望她能尽快醒过来,倒是因为这个的锻炼,修神术对灵魂的控制能力大大有了提升。

不过让人不爽的事还是有的,穿越女纯妃竟然有一天大驾光临来看蒋嬷嬷了,真让她受宠若惊。嗯,还有她那个聪明机灵智多近妖的小皇子。

纯妃此人面容白净,肌肤毫无瑕疵,兼之气质不俗,很容易便让人心生好感:“蒋嬷嬷近日可好啊。”蒋嬷嬷却有点敷衍:“老奴万事都好,劳娘娘垂询。”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