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一身双魂(四)(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一晚,他们一起出了宫墙,去往城南边的夜市。萧桢瞅了自己的青色衣服五味杂陈,这是他当初经常会穿的衣服,一个闲散皇子,喜欢琴棋书画喜欢游山玩水其实是所有人乐得见的事,他当初,就喜欢领着婉儿到处逛悠。

今天又穿上这一身,其实就是为了勾起婉儿的回忆。

看,他总是卑鄙的。

他们走得很慢很慢,他慢慢牵上她的手,伴着心中忐忑万分。

不过婉儿似乎没注意,在想着什么,心不在焉的。

重重花灯汇成光海,映在她眼里点点星星。他问:“婉儿在想什么?”

她有点迟疑的声音便缓缓传来了,在他耳里炸响如惊雷——

“我在想,怎么别让你死。”

他觉得自己听岔了。

而执着又清澈的,在她眼里,他只发现自己——

“我在想,怎么,才能让你好好活着。”

天空又有烟花悠然炸开。一瞬的血液静止,周身人海也化了烟云,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恍恍兮,若来自天外:

“你,想我活着。”

她点头。

心跳越来越快,他尽力维持平静:“你……原谅我?”

心头苦味蔓延,他想他要死了。

她却缓缓地笑:“你又在难过了,你以为能骗过我?”不等他反应,拽着他的手臂来到一个角落里,抬手在他眼前晃晃:“哎,我说!”

他有点愣。

她呵呵一声把身子压在他怀中:“我问你,你以为林婉儿是什么人?”

他不明所以。

“我是个哭哭啼啼的小娇娘?”婉儿在捏着鼻子:“陛下,不许你去别人那,人家不依!”

“还是说,我是个全然良善,相信这世上所有人都是大好人的纯真姑娘?”虎了脸了:“你竟然杀人,你竟然乱杀无辜,我,我要和你一刀两断!”

“亦或,我是个不食人间苦乐的天仙儿?只生在梦里梦娘子?”她嘻嘻地笑:“十年了,你都变了,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他不知道自己听没听懂,只觉这一刻她实在是灿烂的耀眼了。

“你待我太小心。”那是她的手,突然握了他的手。

“又待自己,太苛刻。”她眸子里侵了泪。

“我何德何能呢。”她喃,“我哪值得?”

他有点蒙。

“还好,我有个优点,我总是很明白你的。”

“你怕我因为纯妃和大皇子的事和你离心。”她笑挽他的手:“可你从没问过我是怎么想的啊。”

“我,觉得幸运。”

他心如火烤,却说:“你……怎么知道的。”

“你吐血睡着了,说梦话。”她说:“我觉得很幸运,我知道了,你这么在意我。”

她声音柔柔说了一串。

眼也柔柔。

“我从小学的三从四德,以为和未来夫君相敬如宾就是个大好的结局,谁知你竟说爱我呢。你爱我,这竟是真的。”

“我这一生大抵都是不幸,十七岁暴毙而亡,可我得了几乎经不起的爱,这是幸运。”

倚在他身上。

“我心里有你,而你心里恰恰有一个我,这是多大的幸运。”

“我死了又活,这是幸运,我活了又见你,又是幸运……”

她哽着低喃:“我为了你不入轮回,化作孤魂和你为伴,你为了我舍了什么也不顾,生生折磨自己十年,我何其有幸,何其有幸呢!”

“我没有将心错付。”

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你以为我会被你十年的变化吓跑,岂知,我将再遇你一次,当做此生最大的幸运。”

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慢慢平息,但每一下都泛着暖。

“说什么原不原谅,我丢下你一丢十年,你不怨我么?”

将他心里严寒生生驱散。

她说:“沈亦蓉和萧茴我确实不喜欢。”

“可是……我不喜欢归不喜欢,我既然知道了你的苦衷,怎么还会胡胡乱乱怪你,我们见一面多不容易,我们还有多长时间……”

“萧茴,我觉得你很可能此生就这一个孩子了。”

他无言,她说对了。

“其实我又有什么立场怪你呢。我死了,也没,也没想阻拦你有……”她声音很低:“我只是被你说误会,才很生气的。”

她的泪染了他的衣襟: “我很久很久就懂得,很久了,我真的,真的,没奢求很多。”

他静静揽着她。

远处烟花一点一点坠落。

“真的,比你想的还要早很多……”

“我一度以为我在意你,要比你在意我多。”

“却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在意我……”

“我记起来,你看着我的画像哭。”

“所以,我听到你那么说,才……受不了了的。”

她的声音很小,他却听得清清楚楚。

“你觉得十年你变了,我却知道,那是真真正正的你,我眼里的你从来不是什么善人。可你知不知道,我也不是。”

她说:“我刚刚在蒋嬷嬷身上,就想着杀了你们俩人,咱们同归于尽……”她的声音低到听不见,扎在他怀里就是不抬头,有点哑着像是自嘲,“我就是这般想的。你,你可千万别说,原来你竟然是这样啊,我今天才认清你的真面目……很久之前,我心里就有个声音,不懂你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我。”

他感觉自己的心被揪住。

他的婉儿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

“我一点也不善良,还总有恶毒的心思,我一点也不潇洒,黏黏缠缠就是放不下,我胆子一点也不大,我总是,总是很害怕……”

“我总是想在你面前展示最好的,可心里会担心,担心你就那么识得我真面目……”她抽噎着说出后来的话:“你对沈亦蓉说林婉儿是琉璃璧,只可远观,我还以为,以为你……”

他把她揽近一点。

“我当初知道你当了太子,确实有点想不通,后来,我便想着,我老实一点,不给你添麻烦,你别发现我那些小心思,你还最在意我……”

她揪着他领子大哭,哭到一半却生生憋了回去。

“你看,我就是这样的人,你今天知道了!”

她盈盈的目光被泪浸泡:“我便是这样一个人,我今天告诉你,其实,其实我还想说,我真的很在意你。你对我的在意,我一直小心翼翼护着,却从不想,你逼死自己!”

“我如今悔悟了,不会再纠缠你。”

她说:“你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后悔了,大可以去找别人,我既口是心非又虚伪,你可以走了!”

“祝你往后愉快!”

她梗着脖子转身就走。

她走得很稳,他却感觉心扯着疼,他抓住她的手,有点想笑,婉儿乱七八糟说了一通,他感觉自己确实不怎么懂她的心,可是,唯有一点是懂的。

她是如此在意他。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