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夺魄炼魂(四)(2/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我这一世觉醒了记忆,便是为了还欠你的情。”

戚瑶笑着看他:“你说这……好不好笑?”

玄青真人整个愣住,无法接受她的话。

“你最好相信,不要考验我的耐性。”戚瑶又露出她的冷酷嘴脸:“你以为我的无情道是哪学来的?不就是那记忆。万年前的记忆。”

“我从此懂了,原来,我的爱,我的情,竟不是我自己的。”

“是天,加给我的。”

“天说,戚瑶,你这一世要还玄青的情,那好,我就对你生了爱。”

“天说,戚瑶,你这一世注定不会得到玄青的丝毫温情,这是你欠的债,你必须还,天意如此,你敢反抗?那好,我就必须凑到你身前去。”

“天说,戚瑶,你这一世不能为自己而活,你的情,你的命,都是玄青的,那好,我就必须把自己送上去给你作践。”

“天对我不公啊。”戚瑶的话中明明透着悲意,但她却是在笑:“我不觉得上一世的那个人是我,我明明没欠你什么。”

“我资质不错,又极为努力,我方筑基,正踌躇满志,为何,天要生生毁了这一切,明明,我一直没做错什么。”

“然后我便懂了,这天,它本来就是不公的,就像……”她指指白素:“就像别人数千年苦修,抵不过你和她双修一场啊。”

玄青真人微微恼怒,再看去,戚瑶已垂下头,轻轻抚着手中剑,缓缓拔出……

“天定了我的命,可我,怎能由着它,定我的命!”

剑光四溢。

刺亮人眼。

“可这之前,我还得顺天一会儿。”她又笑了,竟有点调皮。

玄青真人完全懂了她的意思,因为天的缘故,她不得不还情给他,但心中是极为不愿的,但不还还不行,她没有反抗天命的能力,就只能从这无比倒霉的事中,求取自己的一线生机了。

——反正天规定了她会求而不得,会一心一意追在他身后,还一定会被他辜负……啊,多像无情道的修炼过程啊,那不如,就此修了无情道好了。

他同时明白了另一件事。戚瑶从头到尾,都把他当做大麻烦——天,硬塞给她的大麻烦,早点完事,早点踹开的大麻烦!

戚瑶从两百年前就知道那所谓的“天命”了?那还在他选择合适的女人诞下子嗣之前,原来戚瑶前些时侯说的“两百年苦痛煎熬,一夕了断!”竟是这个意思……

戚瑶淡淡笑着:“顺着天的意思,我可是还了那所谓的情。”

“天,再也无法束缚我了。”

“现在,该你还我的了!”

玄青真人不知说什么才好了,这都是什么麻烦事,一团麻一样。他还是觉得自己没欠戚瑶的。

“你当然欠我的。”戚瑶笑说:“对我自己,我从不认为曾欠你,却平白替前世那人还了情,还有,你对我始乱终弃,若我不修无情道,这一世便耽搁了。”

玄青真人的脑子一瞬的混乱,什么你欠我,我欠你,乱七八糟的,其实,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早就分不清了吧……然后就瞄到戚瑶唇边愉悦的笑。

他懂了,戚瑶不想分清谁欠谁,只是需要一个借口而已……

一个修理他的借口。

戚瑶显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一笑——我就是看你不顺眼,看你们不顺眼,你能奈我何?

接着有剑气压了过来,玄青真人勉力支撑,白素吐出血,晕了过去。玄青真人大惊,急忙去搀,熟料戚瑶竟趁此机会遁了,临走之前还留下一句话:“这,还不够!”

…………

是的,还不够。

玄青真人吐着血念着这一句话。戚瑶想杀他,就像他想杀戚瑶,都,本不需要什么理由的。

这一段日子,天下间隐隐有“双修等同于歪门邪道”的说法流出,出自谁,显而易见了——戚瑶号称有万年前的记忆,剑意又强,众人挠心挠肺想从她那掏出点什么,不敢用武力强抢,只好拿东西换。

而戚瑶时不时透露点什么来,众人都很满意。

渐渐地,戚瑶在修真界有了权威。

这一次,戚瑶说的是——双修即魔道。

他知道是针对他的,也知道极可能是戚瑶故意要害他,可事关重大,他还是打听了……

听了戚瑶的解释,他也觉得那有道理,所以才吐血。

戚瑶说:修仙重修心。

他知道这是对的,成仙,就是从凡人蜕变到仙人的过程,仙心何凡心之差,犹如天堑,他们必须一点点磨砺自己的内心。

戚瑶说:双修,完全是绕过了修心的过程。

他不想承认,但也觉得,那是对的。

前不久,他和白素双修了——交换灵气,互渡法力,享受爱/欲,然后,不知不觉毫不费力他就突破了一个小阶级,同时,白素也从筑基初期突破到中期。

确实没有修心的过程。

只有爱/欲交融。

正常情况,他前进那一小阶,从身到心,至少需要磨炼数十年,而白素,资质不高,筑基期的提升,也需要近百年。事实是,他们只花了一天而已。

双修,把修仙最为重要的炼心,跳过了。

戚瑶说:双修导致根基不稳,进境过快造成的心境破绽(心魔的由头)几乎无法弥补。

他觉得这也是对的。心境破绽他们确实有了,有的他们知道,有的还隐藏着,不知哪一天会爆发出来。

而且,真的很难弥补,如果容易,他因戚瑶生出的心魔不会一直困扰他到现在,如果容易,古往今来,也不会有那么多惊才绝艳的修士,倒在心魔这一关了。

尤其是白素,因为被他保护得好,修为是筑基,但心境,顶天是练气,她根本不懂得如何弥补心境破绽。

戚瑶说:长此以往,迎来雷劫,只有一个下场——化为灰灰。

玄青真人又喷出口血来,这话多可怕,但似乎也是……真的。根基这么不稳,随时都可能炸开,雷劫不劈死他,劈死谁?

他已经感到无能为力了。

最重要的,天命,他的救命稻草,被戚瑶说了那一遭“我命由我不由天”之后,也觉得有点不靠谱了。

自己真没出息,被所谓的天命摆布,现在想想,和戚瑶莫名其妙爱上他是一样的,他也是第一眼就爱上白素,毫无理由地,从此什么都觉得她最好,慢慢,变得,不像自己了。

他的爱,不会也是上天强加给的……吧。

他活得累,但戚瑶,怎么看怎么比他们这俩天命之人活得有滋有味得多。

…………

五日后,戚瑶在坊市逛着,忽然听说一则消息——九州剑派长老真人,天之骄子玄青,在闭关之际突然走火入魔,变得,不怎么认人了。

这还不止,他的境界,竟然从金丹大圆满掉落下来,只剩金丹初期。

这让人震惊。掉修为,可以理解,受个伤啥的,掉境界,那就……除非心境修为倒退。据说,他还在掉着……

修仙是残酷的,修仙界是残酷的,天之骄子沦为平庸,玄青真人的地位立马被新人顶了,据说,那人还与玄青真人不和……

那个名盛一时的白素仙子……她也奇奇怪怪,掉了境界。她修为本就不高,身体还莫名其妙受了损,所以,不久,便渐渐衰老了

不知玄青真人此时心中是什么滋味。

戚瑶慢慢走着,剑意没有刻意压制——她也压不住。路人纷纷退避,有熟人——唐绝指点过的人,见了她都会点点头,戚瑶虽然冷漠,但也回以颔首,那熟人便会笑笑,给她让出路来——

半师之礼。

戚瑶有万年前的记忆,珍贵的记忆,万年前还是修真界鼎盛的时候,许多人希望从她这里得到什么,戚瑶也不藏私,说的很爽快。

最让她满意的,有一个突破瓶颈的门派掌门,送了她个惦记了许久的空间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