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夺魄炼魂(四)(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瞬被多道强大气息包围,戚瑶却没有半分动作。

“瑶华真人,你束手就擒吧,归还镇派之宝,我为你向大家作保,不会伤害你!”这是盈盈立在玄青真人身边,掀起红盖头,满脸关切望着她的白素。

戚瑶扫都不扫她。

“戚瑶,我本想放了你的,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玄青真人揽着白素,盯着眼前的戚瑶。

他做了一切的准备。无情道总有其诡异、特殊、深不可测的地方,之前炼魂夺魄几乎没用,应该就是无情道的作用,今日堂前,他可是安排了九州剑派几乎所有能叫得上的人。

戚瑶还是不语。

只静静而立。

站成一柄剑,周围人在她眼中,恍似云烟。

玄青真人压不住怒火了,这是不把他放在眼里?无情道再厉害,能抵挡这么多人?何况,戚瑶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神魂重创,这么快就恢复了?

重喘几口压下心中暴躁,戚瑶果真成了不能解开的心魔了,一遇见她,他的冷静自持完全消失不见……

——戚瑶她,必!须!死!

可还没等他做什么,戚瑶倒是静静抬头望他了:“你,很危险了。”

玄青真人立即回以讥讽:“我危险,你呢?能逃脱这天罗地网?”

戚瑶没听见一样,似叹息地道:“你,可惜了。”

玄青真人觉得戚瑶疯了。只见她在众人的包围中,不但不动,还低下头,抚摸手中剑:“我说曾爱你是真的,可,你现在,完全不配了。”

玄青真人怒火暴涨,为什么总纠缠他的问题!他如何,与戚瑶有关么!她是不是应该担心自己的性命?

再也不搭理她,玄青真人率先一道威压压去,探探戚瑶的虚实!

之前那一次,震惊于戚瑶的无情道,他忘了反应,让她跑了,这一回,倒要见识见识,利用他、践踏他的尊严修来的道,挡不挡得住他的怒火!

可惜,戚瑶动也没动,威压到了她身侧便化作虚无,她仍静静站着,连发丝都未乱一点。玄青真人瞳孔一缩,果然有两手,怪不得敢只身闯入……有恃无恐么?

他准备来真的了!

心中默念法咒。

可,他的法咒还没出口,就被漫天光华迷了眼!那是……是戚瑶拔出了手中剑!

——危险!

不对劲,玄青真人边急退边想着,那把剑是他还给戚瑶的那一把,普普通通的灵剑,没甚稀奇,但,为什么现在,竟有了一种天下武器尽皆臣服于之的感觉!——没错,周围人手中的刀枪剑戟竟都慢慢化作碎片!大典,喜堂,目所及的,全部化为齑粉!

难道……难道戚瑶的无情道,造诣真的高到这种地步,仅仅剑气,就逼得他们这群人不敢近前一步?

那么使出来呢?用剑招使出来呢?

难道会星河破碎?

直直退出百里,玄青真人才感觉那股子威压不那么要人命了。

身边都是剧烈喘息的人,他们都在庆幸,戚瑶似乎是留了情的,没让他们随喜堂化作粉末。

远远望去,戚瑶手按剑柄,那把剑竟然只是从鞘中拔出一点点!剑看着就很普通,但没人敢小觑,在这样的人手中,飞花摘叶,都是取人性命的武器!

戚瑶浅浅看着他们,竟露出个笑来:“吾道初成,谢各位捧场。”

那个笑极美,众人说不出到底是哪美,但就是美了。

冰雪初融。

似乎是……终得大道的欣喜?

什么捧场,无情道的人居然会开玩笑……有人心中腹诽。

戚瑶竟是看出了他的意思,缓缓走了过来,一步一步,节奏让人心中发紧,众人心下一愣,有的已经渐渐后退了……

戚瑶一看就是来找茬的,顺便立立威,宣召一下——我戚瑶来了!我被鄙视的戚瑶杀回来了!这正是需要杀鸡儆猴的时候,谁傻了,才愿意做那只鸡?无情道,一听,就很不好说话,很不好相与的样子。

还是剑修……

干嘛招惹这个煞星……那些被玄青真人许了好处、或用大义说服的人,已经暗暗后悔了。

戚瑶还在走着,青丝随风微动,白衣微拂,素净的手搭在剑柄上,眼眸漆黑透亮,还微微笑着,但那笑,让众人无端生出脊背发凉之感……

一步步,剑气越来越盛,其锐如锋!

众人也不是傻的,纷纷让出路来——正主在后头呢。

是的,正主,在众人注目之下,戚瑶停在玄青真人与白素身前十丈,缓缓收了剑气:“我来,是真有因果未了。”

玄青真人微愣,戚瑶竟不是说着玩的。因果,谁欠谁?

“你欠我的。”戚瑶很爽快地答。

玄青真人又怒了,戚瑶害得他生出心魔,居然还敢说自己欠她的?看了看身边的白素,玄青真人忍着没说,戚瑶比他估量得要强大不少,打起来太危险,他不能让白素陷入险地。

戚瑶竟又浅浅笑了,好心情地继续说:“你欠我的。”

玄青真人觉得无情道的人真是脑子有病,无法沟通。

谁知戚瑶竟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和你,也是天命之人哦!”

玄青真人感觉到众人的目光投射自己身上,直想骂人,自己当初是哪想不开,才要招惹戚瑶的?明明她当初看上去简单又安静的。

戚瑶煞有介事地点头:“别不信,我说的,是真的。”

她淡淡的声音飘荡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带起浅浅的回音,钻进玄青真人的心里。

“二百年前,我方筑基,正踌躇满志,不料,一件凄惨事降到我头上。”她蹙起眉头:“于我,那就是凄惨事。”

“突破筑基的时候就隐隐有感了,但之后越来越剧烈,那便是,看见你,便心跳加速啊。”

周围人噗嗤一声笑出来。

玄青真人仍觉莫名其妙。

戚瑶定定看着他的眼笑:“筑基之后第一次见你,我就感觉,啊,是你啊,我生来此世,便是为了遇见……你。”

周围的笑声更大了。

玄青真人却觉颜面扫地。

那边白素脸都发紫了,但不想添麻烦,所以生生忍住。

“自那之后,我每次见你,心中叫嚣着的……渴望,便越来越大。”

哈哈哈哈哈,终于有人笑得打滚了。

“隐隐有声音说,快过去,他,注定是你的!”

玄青真人脸青了。

谁知戚瑶肃了脸色:“我想到的,便是着了谁的道。但,用尽手段却得知,不是。”

“我便以为自己是钟情于你了。然后我便想着,钟情便钟情,我敢逆天修道,还不敢承认自己的情么?”

戚瑶的唇角勾出冷笑:“我都已认了,我钟情于你了,你当初半点笑意不与我,我便懂了,没机会。这,我也认了。”

“可,你知道之后我发觉什么事么。”戚瑶眸光冰凉,定定看着玄青真人,太危险,玄青真人甚至打了个冷战。

“我脑海中,觉醒了上一世的记忆哦。”

她淡淡地道:“那记忆告诉我,我上一世,与你的上一世是命定之人,而终究离散。”

“是因我而离散的。我死了,你为我守了千年。”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