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烈焰经身(三)(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自那日之后,离兑便开始动作,渐渐地,有一些变化在天下间发生……两个月后,离兑收到什么消息,重赏了传信人。

他心情不错,各宫赐下珍馐美酒。大宴群臣,离兑喝得有些醉,很晚才回到寝宫。

可一掀起帷帐,他便发现了不该在这里的人——燕姬。

“你怎么在这?”离兑危险地道,早觉得她不对劲了,又是什么幺蛾子?

“孤又没允你来!滚!”眼中压着即将喷涌而出的火焰。

燕姬没有顺着他的意思,秾丽的眉眼在暗昧的烛光中更加惑人,凑过来抓住他的衣角,晕红着脸道:“王上,我是您的姬妾,您……”

眼里似有千言难诉。

又是这种奇怪的眼神!离兑被看得心烦,一把将她掀翻在地上。

腿压在她身上:“孤忍你很久了!装失忆!以为孤看不出来?孤只是懒得搭理你!原来,就是为了这个!”

燕姬几声痛苦的呻/吟,却疑惑而无辜地看着他:“王上,您说什么……装?”

离兑揪起她来狠狠压在墙上,得意地捕捉到她眼底的紧张:“看,还说不是装,孤就知道,怕孤杀了你,你就装作忘了一切,其实呵,内里还是下贱的老样子!”

燕姬猛地一震,重咳几声出了血。

“王上……”抖着的手缓缓触上他的衣角,小心翼翼般地,轻轻攥住。

这幅样子,是默认了?离兑牵起冷笑:“不装了?装做失忆,很好玩?耍着孤,很好玩?”

早就觉得她不对劲,现在……果然,只是一种保命和邀宠的办法。

“王上……”燕姬望着他喃喃,眼里盈满说不清道不明的悲哀。

似乎他一句话,将她打入深渊,此生此世再也爬不上来了。

那片衣角还在手里舍不得放开。

她的寝衣实在单薄,轻轻一扯也许就会掉下来,离兑轻挑起一角凑到她耳边:“怎么,这么喜欢……那便,享受个够好了。”

燕姬又是一僵,显是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

“王上……”她抖得厉害,再一次揪住他的衣角:“别……”哀求了。

“别……怎……么?”离兑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恶劣地低笑:“孤以为你胆子挺大的,不是想骗孤?给你瞅瞅,骗孤的代价。”

干脆利落就站起身,冷睨着拍拍手:“来人!”

“别!王上!别!”她的泪珠终于脱离眼眶:“王上,求你……”

“求孤?”他叹息一声,俯身左看右看,怜悯地:“还没学乖呢。求,有用么?”

“上次没完的,这次加上。”冷冷转身,将那刺得他心闷的眼睛甩在身后。

“王上——!”脚被抱住,是燕姬,她的声音虚弱到极点还颤抖着:“王上别,求你了……”

离兑呵呵两声蹲下,揪起她的头发,凑到眼前,锐利的视线似要把她看穿:“孤,觉得你很怪啊,孤对你不好吧,孤脾气也不好,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凑上来?嗯?”

“别以为能瞒着孤,你脑子里藏了什么秘密,演技差得孤都不忍看了,说说,让孤乐呵乐呵。”

燕姬却是不动了。

离兑状似无奈:“瞧,还是学不乖。”

“孤的大军要犒劳,孤看你就不错。”

燕姬整个身子都抖了起来:“王上……”似是不敢置信,眼中微光渐灭。

“王上……”

离兑心里一抻。

“不说呦。”他叹息一声,“不信孤会说到做到?孤,最不喜他人怀疑了。”真的转身就走。

“王上!”

“王上……”

“王上,我是以为你喜欢……”小心翼翼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离兑脚步一顿。

“我以为王上会喜欢……”

“喜欢什么?”离兑挑起燕姬那寝衣,“你以为孤喜欢这个呀,很遗憾,错了!除了这张脸,你还有什么?”

“不,不……我以为王上喜欢……喜欢……”。

“喜欢季昭!”她的脸煞如白纸。

离兑这一次是真的不明白了。

挑起她的下巴,与她对视。

燕姬似有些迟疑,眼神微微躲闪,但因着他压迫似的盯视,还是颤了唇:“我,我以为王上喜欢,喜欢季昭那一种……”

“这么说,你在装季昭?”离兑沉了沉眸子,他就说为什么会对燕姬心软,为什么会觉得失忆了的燕姬像季昭,原来是刻意模仿。

心中怒意顿生。

“可你学得一点不像,你内里这么让人作呕,和季昭,能相比一点么?”

燕姬怔地吐出血来。

脸色如死般灰败。

离兑蓦地甩开,强压心中不忍。

“王上……”她的泪怔怔落下来,望着他的眼,忐忑执着希冀惨淡混杂。

“王上,我……我只是……只是想你开心而已……”

“王上,你要我,不是因我……像季昭?我就想着,更像一点,让你……开心而已……”

离兑不敢置信看她,她像怕他讨厌,坠在他衣袖上的手针扎般缩回,低了头,把自己缩成一团。

“王上,我真,只想你开心而已……”

“你想要季昭,我便给你个季昭,我完完全全把自己……当做季昭,送给你,不好么。”

“我真没想惹你讨厌……”

“……呵,这么不像啊……”她嘴角的血淌得似流水了。

“是了,我内里这么……下贱,下贱到……让人作呕,如何能像?”

她亲口说出那些话,离兑却看见有一把刀,正一刀刀,将她凌迟。

她仰起头,眼中尽是苍凉脆弱:

“我只想着……反正我活不久……为什么,不让你开心一点……”

…………

…………

离兑甩开她,落荒而逃。

再次来已是三日之后。太医说,燕姬的身体已近全垮,之前恢复得好,只是强撑一口气的缘故。见她面无血色躺在那里,离兑心里暴躁沸腾,居高临下施舍般地道:“哎,孤问你呢,别装死!”

燕姬蓦地回神,对上他的眼,又,慢慢别开。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