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烈焰经身(二)(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唐绝在周王宫里舒服得眯了眼,嗯,古代权贵阶级的生活一直不错,尤其是离了唐家没了管家司机佣人之后,虽说那是她自己的选择,要承担结果,但,其实她还是喜欢享福的。

趁着周王离兑因为“燕姬的失忆”稍稍放松了对她的监管,唐绝细细研究了现在所处的大环境,果然和春秋战国很相像。

至于周王到底相不相信那所谓的失忆……谁知道呢,能靠着这个借口逃过一劫,唐绝已经舒了口气了。周王太过自信,自信无论燕姬耍什么花样都不会脱离他的掌心。

唐绝慢慢眯眯眼,这次老头显然决定了要玩她一把,也许是觉得之前她用催眠一个世界一个世界过得太欢快,近乎作弊,所以,干脆找了个催眠术不怎么顶用的情景给她!

是的,周王离兑,催眠术对他的作用几近于无。

她试了,就在离兑踩上她的胸骨时候。

——杀伐之气过重,心中可利用的破绽几乎没有,在乎的东西不多,言情小说中的邪魅狂狷霸气侧漏冷酷无情型,把杀人当爱好,喜欢玩弄所有,暴君中的佼佼者,人渣中的战斗机,除了……

除了让他的心境剧烈波动。

唐绝理了理自己身上新换的襦裙,这不难为人嘛。

燕姬,周王之宠姬,死在周王酷刑之下,给她留下了这样的任务——让周王心痛。

只因她自己心痛。

燕姬记忆中有一个场景深深镌刻,高台之上,周王离兑肆意将饮美酒,眼带睥睨,高台之下燕姬被缚着,被刽子手生生剜去膝盖骨,燕姬哀求地望向离兑,离兑轻撩嘴角,举杯对她,然后,青天白日背景之下,一饮而尽,如饮血酒!

只是回溯那时的记忆,燕姬的悲戚绝望和渐渐肆溢而出的恨意就让唐绝感觉有点不好。

还有一个场景,燕姬不知道自己是穿越女季昭的替身,以为周王爱的是自己,满心欢喜随周王微服私访,却不知周王正瞪着不远处和情郎卿卿我我的季昭眼冒邪火,而后季昭的身影突然消失,周王寻而不得,正欲追将上去,却被不知情的燕姬拦住……周王心中火起,骂了好几句“贱人”之类的脏话,当街给了燕姬一巴掌。

这种回溯记忆的感觉相当不好,她的视角正是燕姬的视角,很容易感同身受。

作为从小被家族培养的周王姬妾候选人之一,燕姬早早就对周王心怀有意,周王拿她当替身,对她十分宠爱,不知情的燕姬就渐渐陷下去了……

由爱生恨,爱恨交织。

至死,意难平。

唐绝默默胸口,只要一想到周王,就如烈火炙烤一般呐。

比之前的木寻阳、苏白芷要激烈得多。确实,春秋战国的时候,人们的感情都较为纯粹、酷烈。

唐绝暗自揣摩,燕姬的意思应该是让周王明白她的感情,让周王为这么对她而后悔,还有,顺便打压一下季昭在他心里的地位,再让周王尝一尝情伤之苦,如果,那情伤,还是由燕姬她而来的,那就最好了……

唐绝猜测,对周王,燕姬又爱又恨,还是爱比较多一点。

她不想要周王的命。

我死了,你不能忘了我。

我死了,希望你好好的,又不希望你好好的,我希望你是因为我,才不好了的。

你为我痛一生一世!

唐绝吸一口凉气,这要求也忒多忒难了点……

这还不止!唐绝纠结地发现,燕姬又有了一个要求——保住周国。

对这个,唐绝算是稍稍理解,这个时代的人对国家的执着要超出其他时代不少,例如,被秦亡后上下求索汲汲于复国大业的六国之人。

当然,燕姬家是周国大族,唇亡齿寒,种种原因作用,她希望保住周国,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唐绝无语问天,她能有什么法子?

穿越女以自己的人格魅力聚集了这么多的能人异士,身边又有那么多的诸侯王保护,周王离兑又上了穿越女的必杀小册子,周室倾颓已是大势所趋,再加上自己现在周王姬妾这个自身都难保的可怜身份……

唐绝觉得老头已经彻底放弃治疗了。

定下心,理了理,任务大致两个,一对离兑,二对周国。

催眠还没什么功用。

……前途无亮。

等等……唐绝恍然记起老头临时塞给她的剧本状物,拿出来,翻翻。半盏茶之后,她的脸已经黑成了墨汁。

老头果然是有预谋的,瞧瞧这是什么,传说中琼花奶奶的苦情大剧,再联想现在的处境,老头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让她化身苦情小能手。

唐绝挠挠头,这算是老头给她的提示?该死的提示。

和那暴君硬碰硬显然不行,多少仁人志士已经倒在那前进的路上了,所以还是要以情动人呐。

至于老头为什么这么做……唐绝眯起眼,她有预感,将要换地图了,古代世界已有三个,她将换个地方耍耍,老头先给她制造点难题,热热身——以后,很可能有催眠术不起作用的时候,那么,她要靠什么?

唐绝捡起刚刚甩在地上的苦情大作,细细研读起来。人家当影后的不是啥都能演么?她干嘛挑三拣四的。

慢慢的,她觉得自己稍稍懂了,这情,一定要表得一波三折揪人心肺才行。看看自己的技能栏,楚楚白莲,很好,就它了。

唐绝抚抚胸口,心如火灼,将催眠术用到自己身上。

其实,燕姬的情,才是最锋利的武器。

…………

“王上,槛外春光正好,我俩去赏玩一番如何?”

周王离兑近日心情十分不好,半月之前燕姬身上的伤奇迹般好转,能被人搀着缓缓下地之后,他耳边就一直是这样叽叽喳喳的声响了——

“王上,天日已晚,您莫要劳累了。”

“王上,您看妾这襦裙搭配着步摇,美是不美?”

“王上……”

离兑从来不是能忍的人,况,眼前这人也不值得他忍:“给孤滚开!”抓起案上竹简劈头盖脸砸过去。

却被灵巧躲开。

燕姬柔柔软软,安安静静凝视他。

被这么一看,周王发觉自己心中的怒气不知为何就诡异消减了……

眉头蹙起抬眼正视她。眼前的燕姬一身暗色,秾丽端方,凤眼微怔,瞳仁深深浅浅,光华侵染,似,有他看不分明的东西蕴含其中……

周王抿紧了唇,就是这样!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明明还是熟悉的模样,可……

危险地眯起眼,朱笔狠狠掼在地上。

这种失去控制的感觉让他很不适应,别问他为什么没处置了这胆大包天的人,他不允许不清不楚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她十分,不对劲。

燕姬这时已走了上来,动作娴熟拉起他的手擦擦,再擦擦他额上的汗,指腹轻抚他的眉间: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