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穿肠毒药(三)(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天之后,皇后在皇帝的寝宫幽幽转醒。

虽然催眠自己沉浸在皇后对皇帝的感情之中,但她还记得,自己是唐绝,现代人唐绝。唐绝掀开锦被爬起来,周围一片明黄,从皇后的记忆看,这是帝王寝宫,唐绝在心里笑了笑,待遇还不错,没浪费了她的尽力演出。咂么咂么嘴,微微的苦涩,看来皇帝给她喝过药了。

虽然药效几乎没有。

这具身体,真的没几天好活了,准确计算,是一天多一点。昨天那一次吐血是真的,很简单,这具已经破败到极点的身体,真的承受不起催眠的巨大消耗——短短的时间内,她进行了两次催眠,对自身的是小头,对皇帝的是大头。

对自身,她让自己沉浸在皇后的感情之中,弥补了演技的不足;对皇帝,她的催眠效果就是——往他脑海里强塞一段虚假的记忆。

没错,那小五小姑娘的故事,都是虚构的,是她塞到皇帝脑海中去的。

怎样才能完成任务?一直以来,唐绝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她做的应对就是研究皇帝的性格——不谦虚地说,这属于她的强项,作为催眠大师,她对心理变化的把握并不比那些心理学家差。

很容易就得出了结论,皇帝是个感性的人——没见容妃救他了一次,他就感激感动,乃至沦陷了么?所以唐绝定下的计划是以情动人。

定下基调,接下来就简单了,怎么感人怎么来就好了,唐绝迅速整理好皇后的记忆,编织了一段几乎以假乱真的记忆,静待鱼儿上钩。

一切进展顺利。在踏入牢房的那一刻起,皇帝就落入了唐绝的陷阱:狭小牢房之内,光线、声音、色彩、气味、眼神、说话的语速、走路的步调,甚至呼吸和哭泣的频率……都被唐绝计算在内,成了催眠的一部分。唐绝敢用催眠大师的名誉作保,成功的几率有百分之八十以上。

结果如何?唐绝满意地看了看身上已经换好的锦衣,很好,没白费了那些心血。

这么复杂的计算,这具身体里的生机,几乎被耗尽了。

摸摸下巴。其实本不用耗这么多心思的,但皇后木寻阳在皇帝心里的印象实在是太差,差到正常情况下三百天都无法完成任务的地步:贪慕虚荣,爱面子,虚伪,嫉妒,愚蠢,恶毒,下药未遂,多次找容妃的麻烦……再加上温柔、善良、识大体的容妃的衬托——已经黑到底了。

艰巨的洗白任务,而她只有三天可用。

还好,昨天已经成功了一部分,皇帝已经改观。

啪嗒,啪嗒……唐绝敏锐察觉到皇帝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翻身上榻,闭上眼睛,再次进入皇后状态。

她演得这么像,完全是把自己彻彻底底代入小姑娘的故事中了,那个被“小五哥哥”辜负过,还有一天好活的小姑娘。

那是太过沉重的悲痛,她觉得结束之后应该给自己做个心理辅导。

……

“你……”皇帝来到榻边凝视着皇后的睡颜,这一天他心乱如麻,小姑娘和皇后的片段总是在脑海中交替出现。“小五哥哥,小五哥哥,你为什么不来接我……”一闭眼,他就会听到这样凄婉哀伤的呼唤声。

“小五哥哥,你说过永远不会丢下阳儿……”

“小五哥哥,我生不如死!”

直揪得他心疼肝疼肺也疼。

榻上的皇后慢慢睁开眼睛,见到他的身影,笑了起来。紧接着,她就如幼童一般跳起来,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小五哥哥,你怎么啦!”

还是傻里傻气的样子。

“你……”皇帝,小五君,发现不知何时起,自己在皇后面前就已经彻底弱气了。

“你,怨不怨我……”他问出了这样的话。

“不怨,小五哥哥,我干嘛要怨你?”

皇帝心里莫名一松,暗暗舒了口气:“你不怨我和容妃……”

皇后惊讶地瞪大眼睛:“容妃怎么了?小五哥哥,你认识容妃?”

皇帝被这句话打蒙,他不该认识容妃?为什么听起来……在皇后眼里,皇帝和小五,其实是完全割裂的两部分?

“小五哥哥,你可不要和皇帝学,皇帝那人可坏啦!”

“我,皇帝,我们……”不是同一个人么?

皇后不满地撇撇嘴:“小五哥哥,干嘛提那么煞风景的人,虽然他和你长得很像,但我知道,你们不是同一个人!”

她挽起皇帝的手,笑眯眯扎在他肩膀蹭蹭:“我的小五哥哥可比皇帝好上千百倍!之前,那是我认错啦!”

皇帝僵硬地任她抱着,总感觉自己会被皇后玩坏的。他已经接受了自己就是那小五,皇后却立马改口,又说什么是两个人了……

头晕脑胀的。

“你为什么说我和,咳,皇帝,不是同一个人?”

“小五哥哥,这简单啊,你说,我和容妃站在一起,你选谁?”皇后挥起小拳头张牙舞爪做恐吓状。

“当……当然……选你。”皇帝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不是真心话。

“这就对了,可皇帝只会选她!”皇后挑起眉哼哼两声。

“就这一点,我就断定你和他,是不同的两个人!”

“小五哥哥,我告诉你,皇帝对我可坏啦,他是个痴情种子,一直给那容妃守身如玉,守就守呗,关我啥事?他还非得拉我当挡箭牌!”

再蹭蹭皇帝的胸膛,皇后的声音有点低落:“我那一阵子可难受了,我以为皇帝是小五哥哥你,他说话可难听了……小五哥哥,你得安慰我!”

“嗯,……行!”皇帝僵成了一块石头。皇后说的没错,他是个,咳,痴情种子,有了容妃后,就不肯碰别的女人了,正好皇后送上门来,他利用得心安理得。

皇后还在控诉着皇帝的罪行:

“他没事就拿我出气,还罚我跪!”。皇后泪眼盈盈求抚慰。

“他打我的宫女,当着所有人的面骂我!”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