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民国架空文5号(1/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kcbook.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五章

武器的事情解决了,接下来要解决的就是士兵的问题,张罗两家加起来军队的数量不过二十来万,这在号称有百万雄师的蒋介石面前不过是九牛一毛。因此,当务之急便是要多多招募士兵,以便扩充军队。

于此同时,赵子轩的医院也正式开张,她本就是剑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自然也认识许多同道中人,再加上招聘,医院一下子人员便齐备了。与其他许多医院相比,赵子轩的罗氏医院里面多了很多他们没有的先进仪器,这还要多亏了白书华。

医院的事情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也因为有了医院,使得赵子轩更加有借口去收购药材。照目前来说,抗生素之类的东西国内很少,免不了要大量进口,除此之外,赵子轩还加大了对中药的收购。中药虽然见效慢,但收购起来却方便,比如云南白药之类的,效果有时不比抗生素差。

一切都步上了正轨。张罗两家的士兵从最开始的二十来万扩张了整整十万人,有了这些人,便有了一个保障。其实张罗两家之所以敢私下招募士兵,也是因为蒋介石如今正将重心放在对付共、产、党上,暂时没有收拢兵权的打算。

罗父等人商量后,决定先让张家成带领几万人马悄然进入东北,最好能先在那里站稳脚跟。他们自然不会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告诉人家这块地方我们占了,好吧,如果这样说肯定死得连渣渣都没有了。他们实行的是化整为零的方针,悄然潜入,让赵子轩讶异的是张家成竟然决定占山为王同时与共、产、党合作。

“我觉得共、产、党如今虽然遭受到了压迫,但他们却是顽强的,而且他们的隐藏手段不错,与他们合作百利而无一害。”张家成话中对共、产、党多有推崇。

赵子轩弯了弯眉眼道:“你的眼光还不错,不过不管任何时候都不可全然信任他们。还有咱们的军队里,说不定就有日本人的特务或者军统的人。”赵子轩的担心不是多余的,蒋介石如今已经坐稳了位置,而军统却是个无处不在的存在,看来他们都需要小心才是。

张家成点点头:“好的,我不会全然信任他们的。”

转眼便过了一年,一九二九年的春天,张家成带领三万人马悄然潜入辽宁省,一股小小的势力建立起来,童年五月,他和那边的共、产、党达成同盟。其实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解决掉张学良。彼时张学良正是那边军队的直接领导人,但他是蒋介石的人,从来以他的命令为主,特别是在他的父亲张作霖死后。这时的东北,可谓是真正的一盘散沙,急需一个人或者一股势力将他们整合起来。

转眼到了一九三零年,距离九一八事变还有一年时间。

“文君,先吃点东西,你累了一天了。”白书华温柔地为赵子轩拭去额上的汗水。

赵子轩刚刚做完一个手术,闻言笑道:“我没事,正好下班了,我们去哪里吃饭?”每次将一个位于生死边缘的病人救回来后赵子轩都会有一种别样的满足感。

白书华牵起她的手:“我们回去吃,妈说今天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糖醋里脊。”

赵子轩整个人倚在他身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太好了,我好久没吃到妈亲手做的了。”她和白书华在去年年底的时候结婚了,两人组成了一个小家庭。但因为白书华无父无母,因此他们还是和罗父他们住在一起。

其实她和白书华的感情并不热烈,而是恰到好处的温和,特别是在生活的细水流长中,感情越发细腻。她本身不是那种热烈的人,而白书华也不是,因此两人很合拍,都在用心经营他们的感情,他们的小家。

回到家里,赵子轩发现母亲正在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说话。罗母看见他们回来,忙招呼道:“文君,书华,快过来,这是你二姨家的三表哥。”听得出来,罗母见到亲戚很开心。

赵子轩和白书华携手走过去:“三表哥你好,我是白书华。”白书华率先打招呼。

男子站起来,微笑着和白书华握手:“表妹,表妹夫好,我是陈毅然。”

赵子轩微笑着点头,接下来她并不多话,而是将世界留给他们。

如今的罗家很冷清,罗文宣罗文英兄弟两早就成为了军队的长官,因为要随军,经常不能在家,担心儿子无人照顾,罗母便将两个儿媳妇都赶去照顾儿子了,又因为小孙子离不开母亲,虽然不舍,罗母还是让他们一起走了。而家里的几个姨太太,如今也不那么闹腾着争宠了,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她们又没个儿子,争与不争都没有什么两样。不过如果不是罗父十几年前伤了身子,导致不能生育,估计家里也不可能只有罗文宣三兄妹,这也是一种幸运了。

儿子不在身边,丈夫现在也很忙,罗夫人如今最热衷的事情就是为女儿女婿做饭。赵子轩偶尔也会进去帮忙。

“妈,以前怎么没有听你提起过二姨?”不知为何,赵子轩觉得那位三表哥怪怪的,希望不是她多想了。

罗母正在切菜的手顿了顿,随即道:“我二妹在我嫁给你父亲后便没有联系了,现在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要不是刚才你三表哥拿出我们家的信物来,我还真不认识他。”

赵子轩急忙问道:“信物?什么信物?”

罗母道:“就是你脖子上挂的玉佩,我家三姐妹一人一块。”

赵子轩从脖子里将玉佩取出来,仔细端详一下,接着放回去,没有多说。

而在客厅,白书华同样觉得这个叫陈毅然的人不简单:“三表哥是哪里人?怎么以前没有听人提起过?”

陈毅然对他的态度一点也不在意,微笑道:“我是福建人,其实以前我也不知道有这样一门亲戚,我妈知道我要来这里,在我走之前给我说了她家里的事情,让我随便来见见大姨。”

白书华点点头:“表哥现在是做什么的?方便透漏吗?”

本章节未完,点击这里继续阅读下一页(1/2)